ID尚未命名

猜四

瞎等:

给七月。


说真的其实都不用猜哈哈哈哈哈......




  门外风雨交加,门内男子安静闲适地擦着手中的玻璃杯。男子身后是一大木柜,上头陈列着不少酒类。身前是吧台,整个空间并不大,除去吧台外也只有十来张桌子可供使用。男子慢条斯理地放下手中的杯子,瞥了窗外一眼。


  窗外只有枝条被风雨吹打晃动的影像,男子却像是锁定了什么将视线从那一扇窗移动到了大门那。


  等了几秒,男子才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进来吧。”


  男子淡然的一句话在纷乱吵杂的风雨下理应会被其掩盖,然而这声音却穿透了种种声响清晰地回荡在这空间里。


  木质门发出了陈旧的伊呀声,一顶着黑斗篷的男人推门走了进来。大风吹进,一瞬间四周挂着的风铃全都发出了清脆的叮呤声响。


  “快把门关上!吵死了!”男子不满道,“今天可是不开业的,吵醒老板娘我就完蛋了。”


  门板上挂着Close字样的看板晃晃荡荡,男人看了一眼,将门关上。


  “明明是你让我来的,却把我关在门外,像话吗?”男人挑眉道,“外头还刮风下雨。”


  "我只是不小心忘了解除封锁,别那么小气。"男子回得坦然。


  男人当然不会为了这种小事在意。他看了这室内几眼,也是一瞬的事,他已将这里所有的摆设全数收进眼底。


  “你就待在这种地方?”男人问道。


  “什么叫「这种地方」?这里可好了,应有尽有。老板娘人也好,没什么好不满的。” 


  男人耸肩,“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很多人都想找你。没人会想到你躲在这种......纷乱吵杂、人种杂乱无章、容易起纷争,不应该是坐在王位上那个「斗神」会待的地方。” 


  “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前我待过的环境更差,也因如此才成就了「斗神」这样的名号。至于这里,已经很不错了,我说真的。”男子耸肩,”总之该知道的都会知道,现阶段这样就行,不然怎么叫做「躲」呢?” 


  男人哼笑,不置可否,“我倒是挺好奇你是干了什么事才被联盟踢了出来?照理说嘉世因你而兴盛,他们不该对你这般。就算我退出联盟许久,我也看得出来他们还需要你,不然他们也支撑不了多久。”


  “这就说来话长了。”


  “那你就长话短说。”


  “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告诉你。”


  “那算了。”


   男子干瞪着眼,不敢置信,“我去......拒绝得也太快了!你都不想稍微听听看再做决定吗?”


  “只要是跟你有关的事都很麻烦啊。”男人撑着头看着男子身后归列整齐的洋酒,“连考虑都不需要。”


  “那你是来干嘛的!”男子没好气地给了对方一个白眼,摸出了一根菸自己叼上,末了将菸盒递到对方面前,“来一根吗?”


  “不要。”男人又是直接了当的回绝,接着回道,“我只是来看看斗神混成了什么鬼样。还有要展现诚意的话应该是请我喝一杯而不是来一根。这里随便一瓶酒都比你那根菸有价值多了。”


  “废话!所以我才不是问你要不要来一杯。这可不是我的店,不能让你白吃白喝啊。”男子把菸盒小心翼翼地收好,好似那是什么珍贵物品。


  男人闻言眉眼一挑,似乎下一秒伸出手就要做出什么壮举出来。


  男子吓了一跳,赶忙道,“喂,悠着点,等会肯定还有需要用到的地方,别浪费在这种小事上!”


  男人慢悠悠地把手放了下来,“好吧,所以你到底找我来做什么?”


  男子看对方没那么冲动了才放下心来,咬着菸模糊道,“这问题就不需要问了吧?你我都心知肚明。”


  “最近那些事?”


  “对。”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觉得你,或我,还有这个能力吗?如果在几年前,我们都还处于全盛时期的时候,我也许会二话不说答应你也不一定。”


  男子听了后却没什么太大的情绪转变,低垂眉眼,点燃了菸,“我要是没信心就不会找你回来了。”


  男人叹了口气,“你先想想,你这半血如何跟「年轻」的纯血比?”


  男子不屑道,“就我这半血也虐你们这些纯血好几年了。你先想想,你只赢过我几回?”男子眯起眼向对方吐了口菸,接着勾起了嘴角,那弧度让人看着有些心痒。“年轻又怎么样?就算力量、速度、体力都比我们强,他们的经验也不会比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多,论技术和意识我们多少也能辗压他们好几倍。”


  “然后呢?除了这些我们还有什么优势?”


  男子似乎觉得很麻烦,抱胸想了一会儿,“我们这里有几个不错的苗子。”


  “如果你是说最近挺出名、有传言说是你徒弟、打法像小白一样莫名奇妙或横冲直撞,搞得某些贵族们鸡飞狗跳的那些新人的话,我认为风险挺大的。”男子顿了一下又说,“再说,你刚也提到过了,「年轻人的经验少」。”


  “你连这些事都知道啊?”男子有些惊讶,“我记得那些贵族应该会碍于面子而不敢将事外传吧?”接着男子转换了表情,调侃道,“而且你好像也不是那种会追小道消息的人。所以,快承认吧,你是有多关心我?”


  男人皮笑肉不笑,“你以为我愿意知道?还不是那货一直跟我抱怨你又怎么怎么了。是他特别关心你,不是我。顺便,你下次见到人要调侃的话别把我供出去。”


  “你觉得我不说他就不会知道了?”男子笑笑地挑眉,接着无视男人的白眼,严肃地拉回了话题,“总之你别忘了,这些新人都是我带起来的。”


  男人没有回话,不过似乎是开始认真考虑了起来,毕竟认识男子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在战术指导上很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男人问,“除了你和我,其他都是新人吗?”


  “不是,可能还会有两三个在联盟混过几年的人加入吧。其中一个是肯定会来的,你也知道是谁我就不说了。剩下的那两个我估计也是会答应的。”


  “这么有自信?”男人上下看了他两眼。


  男子耸耸肩,“因为是我嘛。战绩和实力都摆在那,有什么会比这还要更有说服力?”


  “然而还是被联盟踢了出来?”


  男子嘴角抽了抽,“这样挤兑我有意思吗?”


  男人勾着嘴角哼笑,显然是在告诉对方的确很有意思,而且他也挤兑得很爽,“说了这么久我也必须提醒你。”男人举起右手在对方面前晃了晃,“我这只手你也知道支撑不了多久。一个小时还可以,再长就有些勉强了。”


  “跟我估计得没差上多少。”男子看了对方的手一眼,“不过这都不是问题,我可以为你拟出一小时内的作战方案,剩下的我们其他人来完成就行。”


  “如果你觉得这样可以我是无所谓。”男人点头,接着直视对方,“那让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吧。”


  “好啊,你问。”男子摆出一个接受任何询问的架式。


  男人撑着下巴,严肃地看了男子许久,久到男子的表情和站姿微变跟着严肃了起来的时候,才冷笑道,“这些事联盟不管你管个屁啊!你这是闲得发慌没处使力吧!”


  男子嘴角又抽了下,恢复了那闲散的姿态,将手肘撑在吧台上,撑着脸咬着菸吸了一口,吐出,“还以为你要问什么正经事呢......还有谁说联盟不管的?”男子把菸拿下夹在手指间,一脸无辜地比了比自己,“我就是联盟派来管的啊。”


  男人勾起嘴角,“所以一切都是联盟自导自演?”


  “喂!你别每一句都想打探消息好不!”男子不满,“你先说来不来,我再告诉你详细情况!”


  “我懂了。”男人并未理会男子的不满,一脸了然,“因为这事牵扯到了很多贵族,联盟不好在明面上直接插手,于是联盟和你达成了某种协议,找了个合适的时机把你给踢了出去,好让你在外头建立一个可以反抗的队伍,再杀回联盟把那些「扰乱份子」给铲除干净?”


  男人用的虽是疑问句,但说出来的话跟肯定句没什么两样。


  “不是!”男子大力否认。


  男人好整以暇挑着眉看他。


  男子郁闷地抽着菸,接着把菸捻熄,然后放弃般无奈道,“好啦,差不多是你说的那样,所以你到底来不来?”


  男人还是自顾自地继续问着话,“他们也太信任你了?”


  “就说了因为我很强嘛。”


  “......”


  “......别这样看我!我跟你说就是了!”男子叹了口气,思考了一下,“联盟必须信任我,是因为他们最大股东的决策就是这样。”


  “最大股东。”


  “嗯,这个你想一想大概也就明白了。我跟那个最大股东是有一点关系的。”


  “喔,仇人?”


  男子翻了个白眼,“不是!”


  “仇人把对方送战场,我的推测很合理啊。”虽是这么说,男人也没纠结在那,“亲戚朋友?”


  “不是。”


  “不会是家人吧?”


  “就是。”


  男人皱了下眉,“可是姓氏?”


  “这个......联盟那用的是我妈的姓。”


  “喔。”男人想了一会儿,接着脸色微变,“这么说的话......我好像突然想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


  “你可以说说看。”


  “你是半血。”


  “嗯。”


  “人类那有一个位居高层的跟你的姓氏是相同的......该不会?”


  男子点头,“嗯,就是你想的那样,那也是我家的。我是半血嘛,人类和吸血鬼的结合,不意外。”


  “......靠。”男人表情变得复杂了起来,“都是贵族世家,以人类和吸血鬼的仇恨来说能走到一起也算是奇葩了。这样说来,你以前是怎么沦落到那种境地的?还需要靠打工养活自己?”


  “这个嘛......”男子一脸高深莫测,“因为我离家出走啊。”


  “......果然有什么样的奇葩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奇葩小孩!你不好好待在家过活,没事跑出来祸害别人干什么!”


  男子呵呵呵地笑,假装没听到,“总之现在人类和吸血鬼正处在紧张时刻,要是这些事外传了很容易引起民众的误会。像是什么人类高层与吸血鬼同流合污、帮助吸血鬼杀人......要不就是吸血鬼偕同人类杀害我族等等等等,接着引发暴乱,那就难收拾了。”


  男人也不在乎对方回不回话,自顾自地下了结论,“所以说高层们商量了一下,认为一个不是人类也不是吸血鬼的「种族」来插手是最好的选择。”  


  “没错。”男子点头,接着露出了促狭的笑,“所以你要知道,我建立起的这个新队伍,除了你这个狼人外,还有很多其他有趣的种族。而且,恰好,都不是纯血呢。”


  “我是例外吗?”


  “你是狼人嘛。狼人狼人,狼跟人,也算是一半一半吧。”男子说得头头是道。


  男人无语了几秒,再度叹了口气,“果然跟你扯上关系都很麻烦。”接着盯着男子的脸看了又看,最后喃喃道,“虽说也是挺有趣的,而且我也看不惯那些仗着好玩或武力高强就去滥杀无辜的那些人。”


  男子哈哈笑了起来,“那么,英雄,要来为所有族类和平共存的未来而努力吗?”


  “我对这种平淡的欢乐世界抱有一定怀疑度。”


  男子耸肩,“只要有思想的生物存活在这世上本来就很难达成这样的结果,所以千百年来才会有不少人相继发起革命致力于这样的生活,又因为未果,也才会把这当成是最终的理想世界。不过为了这样的理想而努力,就算不能真正达成这样的结果,却能降低种族敌视、减少伤害,不也挺好的吗?”


  男人翻了个白眼,“行了,你不用再说这些漂亮话了,反正你也早知道我会答应你的。”男人伸出手,把卡按在吧台上,弹指将卡滑向对方,道,“送你的整顿基金,这里也该整修一下了。”


  男子按住卡,夹在指尖里笑着晃了晃,“就说让你悠着点了,不然现在就没你耍帅的机会了。”


  男人不置可否地哼笑,懒得辩驳。


  男子拿起刚擦过的酒杯,开了瓶酒,倒满了一杯。想了一会儿,又往另一个杯里倒了一点,只有三分之一。男子将满的那杯推到对方面前,“总之,恭喜入伙!”


  两人拿起酒杯碰了碰,清脆的声响映衬着外头的风雨格外清晰。


  为即将拉开的序幕,一饮而下。




  FIN




  然后两个酒量浅的喝完后一起醉倒在吧台(x

熏:

锦鲤抄的改版

猹:我和你什么仇什么怨!你把我插了甩在这里连一百块都不给我!

闰土:你问他!你这个瓜田啃西瓜,那个瓜田啃西瓜,钢叉只有一把的!刺都刺不过来的!

猹:不管怎么说你把我插成这样了,身份证拿出来!

闰土:别动我项圈!我项圈两千多!!

猹:我怕你跑!我从老远赶过来!一个瓜都不给我,还要插我!

闰土放手!我叫你放手!你拉断我项圈了!我要插死你好吗?

猹:插就插!插死我就插死我!你们看他好坏的!我本来身体就不好他还要插我!

闰土:放手X10!放手啊!CNMB!

猹:嘎!我身体弱我不能死啊!

项圈陪伴着闰土刺猹
月光照着猹默默啃着西瓜
被清辉笼罩的那些瓜
承载 猹的泪花
啮齿轻啃着西瓜的秧
饥肠辘辘让猹该怎么去想
尘世喧嚣就这么遗忘
静静 啃着瓜秧
无辜的猹 心酸的猹
不过是想 啃几口瓜
可怕钢叉 闪光钢叉
不留情面 血染了瓜
你在瓜地中偷吃了瓜万千

却又惦记着闰土的那一眼
我愿记忆停留在被刺瞬间
随鲜血翻涌 潮起潮落
渐渐地渐渐搁浅
是谁又给你添了新伤
遥不可及的幸福终成奢望
瓜上映出爱人的模样
泪水 顺势而淌
银项圈在月光中发亮
我就算是偷个瓜也能受伤
是谁偷把叉换成了钢
让我 心碎断肠
瓜海微亮 钢叉微亮
一瞬光芒 预备无防
一身惊惘 满身风霜
迷离幻象 交错忧伤
原来偷瓜是因为深藏眷恋
我用鲜血换你看我一眼
我用残破身躯终结这孽缘
愿此去经年 不再相见
将喜悲浅浅收敛
多年之后
闰土回想从前
画面遥远 恍惚细雨绵绵
即然岁月无情回不到童年
不如学着放下对猹的思念
以这遍地残瓜祭猹之灵现
懵懂的当年 不懂风月
瓜好就是晴天
沙沙声淡淡飘向远方
有猹的天堂


熏:

改版的权御天下

狼烟四起天下战不休
董卓据长安酒池肉林乐无忧
孝廉出世志九州
矫诏倡义兵平定董贼起陈留
面威容心有鬼谋
黄巾乱中救奉迎天子令诸侯
风流春秋六合游
铁骑踏平川席卷八荒威风抖
剑指四方皆俯首
汉中平马超征战官渡平凉州
拍案发兵报父仇凡负我之人斩尽杀绝不可踌
惊雷雨天煮梅酒
论天下英雄使君与操二人留

笑谈指间云烟旧
沧海传诗篇碣石今世身影犹
青史册几笔数春秋
勿回首自留七十二疑冢
待后人何时能看透
奇袭惊天乌巢大破袁军十万
入董营间只身将七星剑借献
霸业无边金戈铁马逐鹿中原
亲身征战兵书做枕火光中眠
奉孝智仙万里外已料敌在先
元让武全咫尺内啖眼也当先
不受帝冠为世人谋太平人间
机关算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挥手投鞭断水流
看星罗棋布何时才能平争斗
用人不疑忠义守
唯能人是举高明远识魏武侯
自削须发以代首
严整军中纪自身不例万人叩
深情重义明哀愁
代为葬关羽
直叫东吴孙权羞
叹生苦短堪回首
生灵犹涂炭几多春秋战不休
天下不志定未酬
何时熄烽火安得荣华民衣裘
惜膝下子怨已久
同根亦相煎奈何泣下釜中豆
千古霸业不易守
司马狼顾自此一留魏不再走
青史册几笔数春秋
勿回首自留七十二疑冢
待后人何时能看透
奇袭惊天乌巢大破袁军十万
入董营间只身将七星剑借献
霸业无边金戈铁马逐鹿中原
亲身征战兵书做枕火光中眠
奉孝智仙万里外已料敌在先
元让武全咫尺内啖眼也当先
不受帝冠为世人谋太平人间
机关算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一夫当关使周瑜江陵无功返
自不贪欢占半壁江山多少年
扬善惩奸胸中自有着蜜与剑
岂肯偏安将胸中志向天下宣
奇袭惊天乌巢大破袁军十万
入董营间只身将七星剑借献
霸业无边金戈铁马逐鹿中原
亲身征战兵书做枕火光中眠
奉孝智仙万里外已料敌在先
元让武全咫尺内啖眼也当先
不受帝冠为世人谋太平人间
机关算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网游之奥术至高][双奥法]非典型性恋爱-06

挖坑不填:

上帝保佑我春哥成功!






  




  —06—




  王陌僵硬在床上,心跳的飞快,下意识紧紧阖上眼,整个人都像是被石化了一样,老实说,他对现在的展开还是有点接受不足。他很是纠结辗转反侧,结果人家夕洛压根就不在乎,轻轻松松地就接受了,连扭捏一下都没有,就特别自然的“要跟我撸一发啊?行啊,来吧”,




  他准备的一大堆腹稿通通没了用武之地,夕洛这么坦然让他实在有些无所适从。也不知怎的事情就自然发展到现在的地步了,他闭着眼等待夕洛,一时间只能听到自己重得要命的心跳声。




  Q3VPQWdPT0FnT21hbE9lZGdPUzRnT1d4Z3VpaG8rYVdtZSs4ak9hSmkrYU1oK2VhaE9pbnB1YUVuK2FZdnVXK2wrVytpT1M0amVlY24rV3VudU9BZ3VlT2krbVpqT1dXbU9hQnIrZWRnT2VkZ2VXOGdPZWN2T2VjaStXUWtlV2tsZWEwbStPQWd1V1RxdWFBbGVXa2xlYTBtK2VhaE9hSmkrYU1oK1M3aGVTN2hlV1BxdWFZcitXY3FPUzdsdWk2cStTNGl1V0JuT2VWbWVTNmh1UzRnT1M4bXVXRXYrKzhqT1M3bHVXd3NlV0hvT1M1anVXL3ErV09pK1dJdHVTNGplUzlqK1dmdXVXYm9PYWNyT2lEdmVlYWhPYTR0T2FjbStTNmh1T0FnZ29LQ2dyamdJRGpnSURuam92cG1Zem1uS3pvZzczbG5MRG1nN1BvcG9IbGpydm1rYW5tazZicGdxUGt1S3JrdmIva3U1Ymx2NnZrdVpEbm1vVG11cERtczRudnZJem5oTGJvZ0l6bHBKWG10SnZsamJUbG5Lam92NW5tbDdibGdKbm1sTGJsbTU3a3VvYm1pWXZqZ0lJS0Nnb0s0NENBNDRDQTVMdVc1b0t5NVpPQTVaeXc1WStSNTQ2dzZJZXE1YmV4NUx5ODVMbU81YmV5NTd1UDZLS3I1cHlzNklPOTVvNm41WWkyNzd5TTVvQ241Wm1vNWJleTU3dVA1NkdzNVlpdzVZK1I1NWE4Nzd5TTVMdVc2THFyNUwyVDViNnU1YjZ1NmFLazVvcVc3N3lNNVkrTTU1eTg1cTI3NXEyNzVaeXc1NXV2NTUyQTVhU1Y1clNiNzd5TTVMaUw2THFyNXBlZzVvU1A2SytHNVp5dzVaeW81YnFLNVkyVjVMaUs1cEdwNXBPbTc3eU01YmlNNXB5YjViNlg1WWl3NXB1MDVhU2E1NXFFNW9xYTVvV3c0NENDQ2dvS0N1T0FnT09BZ09LQW5PV2tsZWEwbStLQXB1S0FwdUtBbmVTN2x1YXltZVdUa2VlZGdPV1hrK1d0a08rOGpPUzlqdVdqc09XVXBPbUJrK09BZ3VTN2x1VzhnT1duaSthTW8rYUpqdWVkZ09hRHMraW1nZWlubytXOGdPbUNvK2Fkb2VpdnBlYXR1K2VhaE9lN3MrV3RrTys4ak9TN2x1YU9wK1dJdHVTNGplUzlqK2lIcXVXM3NlYURzK2ltZ2VhT3BlaS9rZVdrbGVhMG0rZWFoT2E0dE9hY20rKzhqT2lpcSthRGhlYXNzdWFPcCtXSXR1ZWFoT1drcCtpRWtlVzNzdWU3aitXUGtlUzRqZVdIdXVhYnRPV2ttdWVhaE9hTWgrUzdwT09BZ3VTN2x1YTdvZWlFa2VXdGtPYURzK2VhaE9tRHZlYVlyK2ltZ2VpM24rV2tsZWEwbStlN2srV1FpTys4ak9TNnN1V1F1K1M3bHVlYWhPbVVnZW1xcU8rOGpPUzdsdWVhaE9XWXRPV1VoKys4ak9XUXUrbUJqZVM3bHVlYWhPYXZqK1M0Z09XdnVPaTZxK1M5aysrOGpPUzdsdVdQa2VTNmh1ZVdyK1M0Z09hZ3QrV2NzT2E0dE9hY20rYU9wZWlucHVXa2xlYTBtK09BZ2dvS0NncmpnSURqZ0lEbHBKWG10SnZucTVubG5LamxqcC9sbkxEdnZJenBuWm5wblpubG5MRG5uSXZubllEbmpvdnBtWXp2dkl6bGo1SG5qckRuam92cG1Zem5uSXZrdTVibm1vVG9vYWptZzRYbHQ3TG51NC9rdUkzbHI3bmt1b2JqZ0lJS0Nnb0s0NENBNDRDQTZZS2o1cGl2NkxXazZLTzQ2S080NTVxRTVxeXk1cHliNVpLTTVyaTA1cHliNzd5TTViQ3g1WU9QNUxpQTVMaXE2TDZUNTdxaTVMcUc1NXk4NTVxRTZMV001YjZTNzd5TTVMaU41cGl2NWJtejVwZTI1NXFFNTQ2TDZabU01THlhNXB5SjU1cUU2S0dvNW9PRjQ0Q0M1NFMyNklDTTVMdVc1NXFFNTV5ODU2V2U1WTIwNXBpdjVMaUE1NG1INXJpRjVwaU83N3lNNWJtejZaMlo0NENCNUx1TzVhNjU0NENDQ2dvS0N1T0FnT09BZ09pL21lYUpqZWFZcitTN2x1aXVwT2l2aHVlYWhPbUNvK1M0cXVlT2krbVpqT09BZ3VXa2xlYTBtK2k5dStlc2tlUzZodVM0Z09XanNPKzhqT2U3aU9TNmp1bUhqZWFXc09XOGdPV25pK1M2aHVXS3FPUzluT09BZ2dvS0NncmpnSURqZ0lEbmpvdnBtWXpvcDRubHZwZm9oNnJsdDdIbHBiM2xnNC9vb3F2bWlaVGxuS2prdUlEa3VLcmx0NmpscEtmbm1vVG5nNlRuZ29ua3VLM3Z2SXpuZzYzbHVxYmt1NDdsc0kvb2hibmxwSVRrdUlEbXM2TG1zNkxsbkxEbGtKSGt1SXJrdnJYb29xM3Z2SXptc1pmbXNMVGt1STNsZ1p6a3U0N3BvcDNscExUa3VJcm11N1RrdUl2dnZJem5qb3ZwbVl6bWdZM21nNXJwbDdUbGtLemxpTERtc1pmbXNMVG11N1Rva0wzbG5LamxuTERrdUlydnZJemxqNGpvb3F2b2tyamxqNUhubW9UbG83RHBuN1BqZ0lJS0Nnb0s0NENBNDRDQTVhU1Y1clNiNXJ1aDZMYXo1THFHNTQ2TDZabU01NXFFNWIrRDVvUy83N3lNNUwrdjVMaUw2THFyNzd5TTVvbUw1b3lINkwyNzViZW41Wnl3NktlajVieUE1NDZMNlptTTU1cUU2S09rNWEyUTc3eU01bytoNUwyUDVMcUc2WUtqNXFDNTViZXk1N3VQNklPQTVhU241WWl3NVkrUjU1ZWI1NXFFNUxpYzZLVy83N3lNNVp5bzVvQ241Wm1vNUxpSzVMaU41N1NuNUxpTjVvV2k1NXFFNW9xYTVwRzQ1WktNNW8raDVvMlA3N3lNNllLajU2ZU41NEcxNmEyQzZZTzk2S0tyNVlXRjVydWg1NXFFNWJtNDU2YVA1b1NmNktlSjVZYU41cXloNUw2MTZLS3Q1THFHNTQ2TDZabU03N3lNNXBXMDVMaXE1THE2NWJDeDVZT1A1cGl2NktLcjVZYXM1YVNwNXJPaDVaeW81TGlBNXJPVDU0T3Q1ckNVNklXKzZJVys1NXFFNXJpcDVyT0o2WWVNNzd5TTVyaXA1cHFXNklDTTVydWg2TGF6Nzd5TTU0Nkw2Wm1NNklpUzVweU41YjZYNklTYTZMYSs1WStSNmJxNzc3eU02SnkzNTd5cDVaeW81TGlBNkxXMzc3eU02WjJnNTUyQTVicUs1TGlLNXEyaTVMaU41TDJQNVp5dzVaYVk1b0d2Nzd5TTVhU1Y1clNiNTVxRTVvbUw1b3lINWJpbTU3dVo1THVXNktlbTU1UzE2SWlzNTVxRTViK3I1b1NmNUx1TzVwK1E1TGlxNUxpTjVZK3Y2S2lBNVphNzU1cUU1Wnl3NXBhNTVMeWc2WUdONVlXbzZMcXI3N3lNNXJpRjVwbXc1YjZYNUx1azVMcTY1YitONUxpTjVMMlA1b2lZNXFDWDQ0Q0NJQW9LQ2dyamdJRGpnSURuam92cG1Zemt1N0RvdGJmbHBMVHZ2SXpubkl2bm5ZRGxqYlBrdmIvbG5Lam92NW5ucDQzbWw3YmxpTHZrdVovbXNxSGt1NERrdVlqb29ham1nNFhubW9UbHBKWG10SnZ2dkl6bWhJL29yNGJtbUw3bmhMYmx0N0xudTQva3VJM21tSy9sdm9qbXVJWG1wWnJ2dkl6a3ZMemt1WTdrdUxya3VvYmt2NTNtaklIbXVJWHBocEx2dkl6a3U1YmxqNGpsbG9ya3VvYmt1SURsbzdEdnZKcmlnSnpscEpYbXRKdmpnSUxpZ0owS0Nnb0s0NENBNDRDQTVhU1Y1clNiNTVxRTVvbUw1YjZ1NWI2dTVMaUE2YUcvNzd5TTVMdVc1b3FzNTV5ODU1eUw1WkNSNTQ2TDZabU03N3lNNTQ2TDZabU01cnVoNklTNDVvU1A1TG14NTZXZTZMKzM3N3lNNXBpKzU0UzI1YmV5NTd1UDZabTM1WVdsNUxxRzVvT0Y1cXl5NTVxRTVyeXA1cmFoNzd5TTZJUzQ1TGlLNW9XaTVvV2k2WUNQNVllNjVMaUE2SUtoNXIydTU3cWk3N3lNNTQ2TDZabU01NXFFNklLazZJbXk1YjZJNTVtOTc3eU02WUtqNXIydTU3cWk2WUNQNkwrSDU1bTk1b1dpNW9XaTVaeXc1cGkrNTQ2dzVZZTY1cDJsNzd5TTVweUo1TGlBNTZlTjZZQ1A1cGlPNTVxRTZMU281b1NmNzd5TTVMdVc2YnVSNklteTU1cUU2YUtkNVkrUjU3U241N1NuNmJ1UDVaeW82SVM0NUxpSzc3eU01NXk4NktlUzVyT2I1NTJBNTdxaTc3eU01ckNrNXJDeTU1cUU1ckMwNVlXSjZZQ1A2TCtINllLajVZK002YnVSNUxxdTU0Rzg1THE2NTVxRTU1eTg1NTJiNUxpdDZZQ1A1WWU2NXAybDc3eU01NXk4NTZXZTVyaXA1cCtVNDRDQ0Nnb0tDdU9BZ09PQWdPV2tsZWEwbStheW9lYWNpZVdCbk9TNGkrYUppK1M0cmVhS211VzhoT2VhaE9XS3FPUzluT0tBbE9LQWxPUzdsdVdka09XSXNPUzZodVc2aXVTNGl1KzhqT1dTak9lT2krbVpqT21kb3VXdnVlbWRvdSs4ak9TNHBPUzRxdVM2dXVTNWkrbVh0T2VhaE9pM25lZW11K2FGb3VhRm91YUxpZWkva2UrOGpPaTZxK1M0aXVteW5PYTB1K2VhaE9lRHJlVzZwdW1BaitpL2grUzRnT1d4Z3Vlb2dPaVdoT2VwdXVhd2xPUzhvT2kvaCthZHBlKzhqT1dQcitpRHZlYVlyK2FEaGVTNmkrUzVpK21YdE9lYWhPVzV1K2luaWUrOGpPZU9pK21aak9pbmllVytsK1d2dWVhV3VlaTZxK1M0aXVhY2llaUNvZWkvcStTNnV1ZWFoT2VEcmVXS20rT0FnZ29LQ2dyamdJRGpnSURscEpYbXRKdm5tb1RrdUlEbGo2cm1pWXZvdmJ2b3ZidmxuTERpZ0pUaWdKVG92NUhrdVk3bXVLbm1uNVRsbkxEbWphZmt2WS9uam92cG1Zem5tb1RvaExqcG9vcnZ2SXpvdjVubXJLSG1tSy9ubkovbHJwN25tb1RtaVl2bWpJZm5tb1RvcDZibWhKL3Z2SXpsdm9qbXVLbm1tcGJ2dkl6a3Y2N3BsYi9ubWIzbm1wbm5tb1RtaVl2bWpJZmxtN3JscnBya3ZZL25qb3ZwbVl6bm1vVG9oTGp2dkl6bHBKWG10SnZtaGFMbWhhTHBuYURvdjRmbW5hWHZ2SXprdTQ3bmpvdnBtWXpubW9Ub3A0Ym9wNUxsajZyb2c3M25uSXZsaUxEbHBKWG10SnZubW9Ub2hMam52SlBudkpQbWxMN2xwS2ZpZ0pUaWdKVG1uSURsa0k3bGpKYmt1THJrdUlEbmlZZm1xS0huczRyamdJTGxwSlhtdEp2a3U2WG1tS1hwbTZqbXRKTG9rTDNubW9UbGlwdmx1cWJrdXJMbGtMdmt1b2JrdTVibm1vVGxtTFRvcDVMdnZJem92YnZtbjVUb2dJem9tWlRvcjVyamdJSUtDZ29LNDRDQTQ0Q0E1YVNWNXJTYjVyaXA1NE90NTVxRTVaRzg1WkM0NkwrUjVaeW81WktyNWJDNjc3eU01WSt2NklPOTVwaXY1b09GNUxxTDVhU3E1NFc5NW9PRjc3eU01NDZMNlptTTViK041TGlONUwyUDVweUo1NmVONUxpazVMcTY1Wkc4NVpDNDU1dTQ1bzZsNTVxRTVibTc2S2VKNDRDQ0Nnb0tDdU9BZ09PQWdPZU9pK21aak9pbmllVytsK1drcCtpRWtlUzRnT2VKaCtlY3FlYVpsZWVhaE9lWnZlV0ZpZSs4ak9TNGx1ZVZqT2FGb3VhQ29PYUNvT1djc09XY3FPaTZxK2krdWVhWGkraTlyTys4ak9TN2x1Vy9nK21Iak9XK3J1VytydVM0Z09XS3FPKzhqT1d3c2VXRGorUzRnT21pbCtpaXErYU9xZVdmaStlYWhPZW5qZVd0a09XOGdPV25pK1dQa2VpS3ZlKzhqT1djcU9tSGplbUhqZWlocU9peG9lUzVpK1M0aSttaHZlVzh1dVdjc08rOGpPaS9rZVM1anVXQWxPVzh1dVdjc09XUWtlUzRpdWVVbittVnYrT0FnZ29LQ2dyamdJRGpnSURvb3F2bW5Lem9nNzNtanFmbGlMYmt2WS9rdW9ibm1vVG91cXZrdlpQbGpiVGt1STNtdTZIb3RyUG9vYWpsc1lMbm1vVG91cXZrdlpQbWpxWG9wNmJ2dkl6bmpvdnBtWXptanFMb3VxdmxqcnZscjd2bXNZTGxwSlhtdEp2bm1vVGxtTFRsbElmamdJTGxqNi9tbUsvbHBKWG10SnZsamJUa3ZxZm92NGZvaExqdnZJem9ycW5uam92cG1Zem5tb1RvdjVua3VLcmxrTHZva0wzbG5Lamt1b2JsaUt2bHBJVGpnSUlLQ2dvSzQ0Q0E0NENBNTQ2dzVaeW80b0NtNG9DbTZMK1k1TGlONXBpdjVwZTI1WUNaNDRDQ0Nnb0tDdU9BZ09PQWdPYTRrT2E0a09XY3NPYUppK2FNaCtlYWhPV0txT1M5bk9XUG1PVy9xK1M2aHUrOGpPYXhsK2F3dE9XU2pPYUFwZVMvZytlYWhPV1dtT2FCcithM3QrYWRndVdjcU9TNGdPaTF0Kys4ak9Xa2xlYTBtK2U3aHVlN2h1V3ZodVd2aHVXY3NPV1F1K1dPdStlT2krbVpqT21pbmVXa3RPUzRpdWVhaE9heGwrYXd0T09BZ3VheHVlYTJqT2VhaE9XL3ErYUVuK2l1cWVlT2krbVpqT1cvamVTNGplUzlqK21YdCtXVHZPV0h1dVdqc08rOGpPZWN2T1dKamVhRm91YUZvdWF6bStpMXQrUzZodWVadmVXRmllT0FnZ29LQ2dyamdJRGpnSURrdTVibHY2dm9wb0hwcTVqbXZhN2t1b2JqZ0lJS0Nnb0s0NENBNDRDQTViQ3g1WnlvNUx1VzVZMno1YkNHNVlpdzZMNis2YUcyNWJPdzU1cUU2WUtqNUxpQTU1NnM2WmUwNzd5TTVhU1Y1clNiNVlHYzVMaUw1THFHNVlxbzVMMmM3N3lNNTQ2TDZabU02S0tyNW9PRjVxeXk1bzZuNVlpMjU1cUU1YVNuNklTUjVMbWY1NSt0NXBxQzVaeXc1cmlGNllhUzZMK0g1cDJsNzd5TTVMdVc1THVzNVpDTTVwZTI1b210NWFTMDRvQ1U0b0NVQ2dvS0N1T0FnT09BZ09hWXIrYVh0dWVwdXVpamd1ZThuZSs4Z1FvS0NncmpnSURqZ0lBPQ==




  下一秒它已经光芒大放,狂风从它撕开的裂口中狂啸而出,以一种无法匹敌的速度席卷而来——王陌甚至还没来得及抓住裤子!




  他们瞬间被吸入狂风组成的漩涡,坠入了那条时空裂缝之中。




  几乎是下意识的——王陌想要去抓住夕洛还搁在他身上的手,但是他没成功。




  因为夕洛已经提前握住了王陌的手——他以一股不亚于王陌的力度抓紧了他。




  他们就这样彼此拥抱,双手交握,一起坠入了黑暗。




  —06—




  春哥了两次,转两次可见。



温橡桦_叫我新透白渣之王✘:

腿儿个类似于大结局的进度。

然而并没有卵用,乐乐依旧泡不到叶神【趴】


陵潋-你猜我是谁?:

这个lo有多少热度,我就写热度乘以30的字数的肉(惆怅)
cp看评论里出现最多的写(惆怅)

【ALL葉】莫比烏斯環、1

葉上初響:

  


    ※LOF主手殘,錯字和編排請見諒QAQ


    ※少許劇情來自真琴莫比烏斯


    ※內有自創瑪麗蘇角色


    ※我又開坑了(摀面)話說,好像有點要BE的前奏......? 


 


    已經,是第幾次了?你所期望的究竟是什麼?拯救■嗎?


    但是啊,就算再怎麼扭曲命運之環,結果都還會是一樣的。


    如果還是不明白的話──那就在無限循環的時間中,掙扎下去吧。


 


    初次墮入黑暗時傳來的耳語在記憶中逐漸模糊扭曲姿態,他只依稀記得那道彷彿浸染蜂蜜般的甜美嗓音和殘酷而輕柔的語調。


    轉動著、轉動著,沒有盡頭的命運。被囚困在彎曲線條的道路上他們,奔跑著、奔跑著找尋結局。而如果能夠發自內心露出開朗的笑容,那該是是多麼幸福的事情呀。


    世界一次又一次在他的眼前崩離,裸露出真實。悲傷的、汙濁的、可憐的。啊啊,他只能如同亡靈般持續的徘徊於此。


    在這沒有結局的舞臺上。


 


    蘇沐橙去世了。


    被他視作最親密的家人、最疼愛的妹妹的那個女孩,死在了他所不知道的地方。那副脆弱的身軀褪盡血色,如同最蒼白的雕像般躺臥在被單下,掩去所有真相。


    警察說那是場交通意外。違反規則的轎車毫不留情的碾過了正要過斑馬線的女孩,然後彷彿毫無感覺般的飛馳而去。沒有任何路人記得車牌號碼,而監視器也剛好壞掉了。


    太過巧合了。或許這就是命運吧。


    你在胡說什麼呢?這怎麼可能是沐橙的命運?即使他多麼憤怒至絕望,那名少女依舊是以與兄長相同的方式死去了。所有關於肇事者的證據被抹滅,即使動用葉家的力量也搜索不出。


    但是那只是關於肇事者的,並不是關於其他的事情。他勾著那一點點的線索抓住了繩,拖出了隱瞞的真實──


    然後什麼都無法做。  


    故事的真相就是,某個愚蠢至極的愛慕者為了自己心愛的少女對另一個女孩做出了「意外」,然後那個女孩死了。如果可以的話,他簡直想要讓那個傢伙死於最殘酷的刑罰幾千次,然而不行。


    無論私刑或公罪都無法裁決那傢伙。然而即使想要對一切罪禍的源頭出氣都無能為力──眩亂所有人目光和思想的那個少女,已經就連友人都為之癡迷。對她動手,無益於任何一切。


    眼前的世界彷彿突然崩垮,徹底喪失色彩。他企圖回憶過去,卻發現什麼都想不起。


    這個世界是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樣了?


    是什麼時候,平穩的日常被擊碎了?啊,是他從嘉世「退役」開始。是誰?那個多出來的角色是誰?故事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葉修並不笨。細碎的殘片拼湊在一起,繞出了真相。是那個女孩的出現開始。如同明星般照亮了天空,將一切的機會和名譽掠奪,成就了她自身。


    但沐橙礙到她哪了?啊,難道是我家沐橙太漂亮太出色了嗎?浮起念頭時已不復從前的自豪和喜悅感,只有無盡的悲哀。


    既然一切的源頭就是妳的話,那麼如果在一開始就掐滅的話,能夠回到正常嗎?老韓他們能脫離這種怪異的狀態嗎?沐橙能活過來嗎?


    抱著那樣的念頭,男人陷入了瘋狂。歇斯底里的尋找,「拯救」一切的方法。


    然後故事,正式的走向崩壞。


 


    TBC.


 


    簡單而言,就是這個世界的主角變成了「女孩」(穿越者),然後蘇沐橙變成了所謂的「惡毒女配」。其他的選手們則是「迷戀」上「女孩」。而唯一尚未陷入「劇情」的只剩葉神。


    然後接下來的發展,大家都應該知道了吧。


    請不要打我!也不要來查水表!就醬!以上!


  


  

选演员的时候没有跟着身边的小伙伴们骂,剧出来了我也不打算看。

我就当它不存在。


我不是什么来黑明星的【虽然说实话我一直没搞清李易峰是演员还是歌手】,我只是单纯觉得没人能演出来他们。

因为没人是他们。

没人能像他那样早早的丢了童真背了责任成为解小九爷,没有人像他一样几乎绝境之中唱着青椒炒饭歌,没有人像他一样淡淡的说幸好我没害死你,没有人像他一样义无反顾的等了一个十年。


也没有人像我们一样心甘情愿的陪他等了一个十年。


啊对了。

二零一五,静候灵归。


【all叶】818我们的男神历史老师168-176

温橡桦_叫我新透白渣之王✘:

第一人称视角

人物ooc,文笔流水账

注意:叶修现在所带班级里的人全为原创人物

首要任务苏叶神!次要任务刷all叶!




终于开始撕逼第一回合了_(:з)∠)_

为什么蠢lo的脑子里想的是波澜壮阔,写出来都是傻苏白_(:з)∠)_

这章没怎么刷cp【不知道为啥感觉刷不起来】

困得迷糊,到最后都不知道 蠢lo写了点啥_(:з)∠)_

另:那个微草班长给小学委的东西,在日后撕逼排上大用场了

另:求评论求小桃心啦_(:з)∠)_









168




英语完了上的是语文,铃声还没打语文老师就进班坐着。美术课代表抬头看了一下,然后坐回座位,掏出语文书,把手机塞到桌兜里。没过了两三分钟,上课铃打了,我和班长还有其他人不情不愿地关了手机回座位。




说实话,自从轮回班的那个妹子在群里放了个TNT以后,我们几个就没人能静下心来听课了。美术课代表在椅子上扭来扭去,数学课代表和踩了电门一样抖,英语课代表把书页翻得唰唰响,德语课代表趴在桌子上看起来像是睡觉,可是他一分钟之内都换了三个姿势了。




环顾一圈觉得只有自己还比较冷静,放下手中握热的笔杆,拿起桌子上的水壶拧开盖子喝上一口。




班长拍拍我的后背:“别紧张。”




这话说的,我保持着喝水的姿势,连盖子还拿在手里转头去看班长,拽着他的手在他手心里写道「谁紧张了?你看看别人,那才叫紧张好不好!」




手心里写字很难辨认出来,而且我考虑班长这货可是语文曾经一个学期都没有及格过的人,所以写字写的格外慢,还一笔一划还加重了力度。




班长淡定到发木,一脸死妈的表情:“你五分钟喝了十次水了。”




……麻痹这种事你知道就行,干嘛说出来。




我反手打了他一个手板,班长左手抓住我的手,右手毫不留情地拍到我手背上,“啪”得一声响得连在上面忙着讲课的语文老师都停了嘴看我们。班里面几个女生看了我们俩一下,然后小幅度地激动跺脚,其中一个抓着她同桌的胳膊捂着嘴感觉快要叫出来。




语文老师问:“你俩干什么呢?大庭广众打情骂俏还有没有王法,这里可是神圣的课堂哎,你俩狗男男当着我们这群单身狗的面打情骂俏还牵小手调情,是不是没人就直接亲上了啊。”




我还在哪儿想我多会儿和他打情骂俏牵小手调情来,眼神一瞟就扫到班长那逼货死死抓着一只手背被拍红的手。




……




我默默地把手从班长手里抽出来,揉揉被拍红有点疼的手背,扭回身翻开书把脸埋在书页里,趴在桌上当一只安静的傻狍子。










169




周五下午比其他时候放学都早,上完一节晚自习大扫除完”就可以提上书包回家。班长上课之前委托轮回班的那个妹子盯着点网上的动静,一有什么事立马发短信,结果这都大扫除了,我还有其他几个人的人手机根本没有动静。




我提着四个墩布拿着一个水桶摇摇晃晃往水房走,路过轮回班看见蹲在地上紧紧盯着手机屏幕的妹子,我弯腰去看她的手机屏幕问道:“有……动静?”




妹子被这突然的发声吓了一大跳,拿起手机就盖在我脸上,自己还蹦起来跳出三步远。




……妈哟脸好疼。




我放下手里的水桶,腾出来空手拿上手机给了妹子,又问了一遍:“有动静?”




妹子摇摇头,末了加了一句:“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太紧张。”




我摸摸她的头,塞了一块大白兔全当安慰,然后提着水桶和墩布继续往水房走。




高二年级在的楼道是开放式的,甚至每个班门前都有一个敞亮的平台。虽然前几天下过雪,好在最近一两天艳阳高照得把平台上积下的雪都烤化到留下一层薄薄的冰。穿着校服的不知道是哪个班的学生拿着簸箕蹲在地上铲冰,周边的人忙着给还没有铲下的地方撒盐。偶尔有几个没事干的人吵闹着从冰上滑过,叠罗汉一样撞到平台的栏杆。




走道里嬉笑打闹的,端着水盆拿着洗好的抹布的,拿着刚刚倒完垃圾的簸箕和垃圾桶的,手里的东西不小心相撞发出叮铃咣啷的声音,甚至有的人撞在一起东西洒了一地。站在一旁干完活休息的人看到着往往都凑过来帮忙搭把手。




踩着窗框一边聊天一边擦窗户的高高卷起袖子的学生,半依着墩布对着路过的漂亮姑娘吹口哨的看起来像是不良少年的学生,咬着下楼买上的热腾腾奶茶吸管的改过校服裤腿的漂亮女孩子。




带着点冷气的阳光打在走廊的墙壁上,一切的一切都被暖化成带着大量糖分的鲜艳的热带水果。











170




我小心翼翼地避开一个狂奔而过被人追着嚷着要杠了的蓝雨男生,再次抬头看了一眼天。




阳光普照,万里无云,天空蓝的就像用晶蓝色笔芯涂出来的大片单色正方形。




真是好的不像话。




我记得每次听到爆炸性消息的时候天都不错——虽然今天天气估计是最近几天最好的一次,但也不应该是我今天接收到这么多爆炸性消息的原因啊喂!这信息量大的我都积住食,估计三天都消化不掉。




好不容易到了水房,我站在外面正准备腾出手掀开那个厚重的棉布帘子,结果有人自内而外把棉布帘子顶开一个缝隙,然后探出来半个身子。




里面的人看见我以后扬起手打了个招呼,然后就从帘子里出来帮我把东西提了进去,一边提还一边说:“终于来了……兴欣班的人有没有人性啊让你一个人提这么重的东西?”




水房没灯,夏天没有挂用于保温的棉布帘子的时候就黑咕隆咚看不清任何东西,到了冬天一加上帘子黑的像是要拍鬼片。




空出来手的我帮对方撩起来帘子,方便光透进去。看了一眼对方校服上的绿色的几根草一样的班徽,我把帘子的缝隙掀得更大了一点:“班长……”











171




“你都分班分到兴欣了,就用不着再叫我班长了……不过我倒是——全班都没想到你居然成了学委。”对方把东西放在水池里,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高一微草班唯一的文科生嗯哼?”




我没说话。




对方笑呵呵地搭上我的肩膀,勾肩搭背地搂着我的脖子把我拖进了水房:“好啦好啦,不聊那些,我们来说点有意思的。”




“什么事……”




棉布帘子从手里脱离,最后一点光亮从缝隙中逃逸,水房从新陷入泥沼一样的黑暗。对方摁亮了手机屏幕,光打在水房墙上贴着的水银镜,又反射到水池里面没有排尽的污水中,最后投射得屋顶一片幽蓝波光粼粼。




对方晃着手机:“当时下了QQ我觉得这是估计没那么简单,然后又想起你小子一被逼急了就炸毛……”




我插嘴:“不是炸毛。”




“啧,你班长还是我班长?”




“……”




“全班就你一个人学了文,去了别的班还不打声招呼这事我还没和你算账呢,要不是我拦着学委那小子,他早在军训的时候就集结全班来杠你了。”




“……谢主隆恩?”




对方拍拍我的头:“乖,听我说完,咱大度,不和你算账。”




……




我就说!怪不得我军训的时候老感觉脖子后面凉嗖嗖的!!




我不就考到兴欣班没告你给你和学委放了一次鸽子么!!!




至于么你们!!我现在好歹也是一政府公职人员!!你们还要叫上全班人来杠我,多大仇!!




不过吐槽归吐槽,我安静得像一只鹌鹑一样站那儿听。




“这是我刚刚从高三的学长那里问到的消息,”对方翻出手机QQ的聊天记录,把手机伸到我眼前,“喏,看看。留着等你们和旧嘉世班撕逼扯屌玩大发的时候当个底牌吧——旧嘉世可不如新嘉世,里面没几只好鸟。”










172




曾经的嘉世教学组在荣耀学院里的地位相当于曾经的巴西队在世界杯里的地位——教出来的都是好学生中的好学生,连续三年班级总排名稳居全年级第一,甚至好几次还创造出过班均分打破历史记录的神话。




曾经的嘉世,有一个还没变得不像自己的老好人老板陶轩,还有一个无所不能全文科精通的教学组组长叶秋,还有一个能把人照顾的面面俱到——通常情况下只照顾组长的副组长吴雪峰。曾经的嘉世穷,勒紧裤腰带才给学生们把食堂弄得能凑胡吃。




但是没有人搞错,曾经的嘉世不是旧嘉世,也不是新嘉世的前身。那是一个和现在的兴欣差不多的,不过只属于曾经的,写在学校官网上的一段关于嘉世教学组的历史。




嘉世在辞退叶秋之前就散发出一股腐朽的味道,就像是一艘上了年头的旧船,有着横穿大洋的光荣历史但是抵挡不住海浪和风尘的腐蚀,面对一层层拍上沙滩的浪花不住地显露出颓态。叶秋那时候就是嘉世这艘大船上,唯一连轴转的精疲力尽的舵手,使出全身解数死死抓住前面的一丝光亮,不让大船沉覆在深不可测的海水中。




然后啊,舵手叶秋被辞退,嘉世当时的副组长刘皓掌控大船。嘉世腐朽的味道再也无法被海浪所掩盖,木板相互挤压发出的嘎吱声让人冷到骨头缝。




那时候叶秋的第一任学生邱非带领着一队嘉世的新生代下了船,自己组建起一个教学组,与嘉世同名。而同时,刘皓所带领的嘉世再也无法扬帆远航,在尖叫声中慢慢下陷,在海中崩塌。




然后?




旧船抛售无人问津,最后陶轩宣布嘉世将不再招收学生,现在初三高三那时初一高一的嘉世班是嘉世真真正正的最后班级。




而新船也在旧船停止招生两年后开始招生,。班号沿用以前的名号嘉世,即现在初一和高一的嘉世班。




再然后,为了区别两个嘉世备课组,人们就开始把旧船叫做“旧嘉世”,新船叫做“新嘉世”。












172




周五的大扫除在年级组来检查前班主任会来检查一次——相当于来一次查漏补缺。孙翔不是高二轮回班的班主任,但是周泽楷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上完课回到办公室愣是不再跨出去一步。江波涛被派出去开会,方明华要去回家给怀孕的媳妇做饭,杜明这小子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只有孙翔拿着纸按着被磕破的嘴唇闲的长草,于是孙翔就被这么赶出来了。




当孙翔推门进班的时候,发现他们班的班长,学委,还有那个中午刚去过办公室的妹子三人盘腿做成一个圈,脑袋凑在一起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听见动静以后三人齐刷刷回头,死死的盯着孙翔,说到:“老师好,是来查漏补缺的么?”




不得不说,每年轮回招上来的学生长得一个比一个漂亮,眼睛都是那种黑多白少水灵灵还能闪小星星。这下子三个人齐刷刷扭头,脸上表情木得僵硬,黑白分明的眼睛愣是把孙翔盯出来一后背的冷汗。




轮回班长抹了一下自己的脸,恢复以往的表情:“孙老师是你?不是班主任?”




“组长说他心情抑郁所有让我来替一下,”孙翔侧了侧身子,探头看三个人围成一圈坐的地方,“你们三在哪儿干嘛呢?”




轮回学委傻笑了半天,然后从地上拾起来一个方块东西塞到口袋里:“玩手机……老师我们错啦千万别举报我们!!”




孙翔挠挠头,僵硬的干笑几声:“哈哈,不会不会。”




怎么这个班的孩子今天感觉怪怪的?




孙翔在班里简单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大的问题于是就走了。从轮回班再到办公室能把所有的班门口都路过,孙翔就趁机从靠近走廊的打开的窗户向每个班里面看。




不对劲,都不对劲。




孙翔闹闹后脑勺出了走廊,走下楼梯。




怎么今天每个班的班委都着了魔,一动不动都盯着手机看呢?










173




段儒介去了水房足足用了半个小时,这期间梁晦急得都不知道趴在门口朝水房那个厚厚的棉布帘子那里看了多少遍,夸张点说都快看成望夫石了。




宋清明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淡定,说不定他一个人提那么多东西有点费劲,走的慢呢。”




梁晦看了他一眼:“继续盯手机去。”




自讨没趣的宋清明撇撇嘴坐回了座位。




又过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样子,段儒介回来了——不过不是一个人四个墩布一个桶回来的,就和买一赠一一样多出来一个人。




那个人穿着带着微草班徽的校服,提着两个墩布和一个桶进了教室,斜靠在一旁的瓷砖墙上:“那没事我走了啊,明天早上把那几张图片发给你。”




跟在那人身后的段儒介蹿出来,一边把墩布往后面卫生角拖一边低低的“嗯”了一下。那人趁着段儒介还么走远,拉住他的胳膊伸手揉乱了段儒介的一头短毛:“没事来串个门,大家都挺想你的。”然后就走了。




段儒介低着头把墩布放到卫生角后就不知道在想什么,梁晦脸色不善身边都快形成气旋了。盯着手机屏幕的宋清明抬头看了一眼那俩诡异的班委,然后又看了一眼和祁旭东坐的搂在一起的田甜,然后再想了想每天努力在班主任面前刷存在感的一票老师,戳开QQ满脸唏嘘。




哎……你说说我们这群暗恋的。









175




兴欣德代     20:30

·这个点儿大家都应该打扫完了吧,我们这儿都开始收拾东西走人了。咱们来商量一下该干啥呗。




轮回班长    20:32

·什么干啥?不就是撕逼么,我现在看手机看得我眼睛都酸。




兴欣德代   20:36

·……

·……喂喂,旧嘉世那可是满满的打舆论战的准备,你不打算安排一下谁负责官博,谁负责贴吧么?




轮回学委    20:37

·就这事……




兴欣学委    20:38

·兴欣负责官博,轮回负责贴吧。




兴欣班长    20:39

·我估计旧嘉世发帖的话八成是给个截图,然后再加上几句话比如像“两个男老师当众在办公室调情”“无良男老师当学生面上演活春宫”。花钱让大V转发,把热度炒起来。虽然现在大家对同性恋保持观望态度,但估计安上老师这个身份,大众舆论恐怕就没那么乐观了。




轮回德代  20:39

·……




霸图班长   20:39

·……




微草班长   20:40

·……




蓝雨学委    20:42

·……我去段儒介你这画风不对啊。




兴欣学委    20:43

·抱歉拿错手机了,刚刚走在路上也没注意带的是谁的手机。……

·现在换回来了,我继续说




蓝雨班长    20:44

·我能帮上什么忙呢?




兴欣班长   20:44

·能拜托你们把那一段时间的监控照下来借我们用么。




兴欣学委    20:45

·首先……确定了是旧嘉世的人。

·断章取义混淆视听,再加上大V做推手引导评论发展方向那副照片估计很快就能被炒上热点话题,到时候就算冯校长再怎么看重叶神,估计也爱莫能助。

·……喂喂,不要无视我啊喂。











176




回了家以后我有点困,支持撑不住,两个眼皮子上下直打架,再加上前班长给我看的那个消息太具有爆炸性,我愣是提不起一点精神头盯手机。




我走到卧室自带阳台,缝隙里拖出一个沾满灰的沙包,后退几步右胳膊轮圆,猛的一扔那个沙包就以一种完美的抛物线弧度砸在了班长房间阳台的窗户上。




班长也不含糊,几乎是在沙包贴到玻璃板的同时打开了窗户。




我掏出来手机打字,然后按了一下播放键:「我有点困,先躺一会,有了动静叫我。」打完也不管班长什么反应,回房倒头就睡。




差不多是到了三四点中的时候,睡得迷糊的我感觉被人戳了好几下。费力的张开眼从床上爬起来,看向戳我的人的方向——班长蹲在我床边,一只手手里的手机泛着幽光,另一只手把一个笔记本电脑甩给我。




“他们开始了。”班长指着手机屏幕上一条点击率挺高有这几千次转载和几百次点赞的微博给我看,“喏,你看。”

我看了眼标题。




「光天化日男老师当众深吻,女学生羞愧难当捂脸回避」




……




这他么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