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尚未命名

【伞修·番外一】伞哥历险记

枫云墨色:

叶神的生贺拼死写出了万字,结果叶修真正出场就只有最后那几句话......手黄再












【部分·真·路人视角】

为了让苏沐秋活着,而不是活过来。


 
 


为了让这个离家太久太久的人说一句:我回来了。


 
 


更是为了将某处时光抹不平的伤疤揭开,破,而后立。


 
 


或许叶修有一种觉悟,他可以让苏沐秋的死变成一股使他前行的脚步更加坚定不移的信念,他会带着苏沐秋和自己共同的梦想一起向前。

但是我,没有这种觉悟。


 
 


我有的只是心疼。


 
 


心疼那个英年早逝的少年,更心疼那个总是笑得漫不经心,那个习惯于担起所有,那个将脆弱深深掩埋的,叶修。


 
 


我希望苏沐秋回来。


 
 


即使现在的他拥有那么多可以并肩同行的伙伴,我也依旧如此期盼着。


 
 


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自私。


 
 


叶修。


 
 


那么好的一个人。


 
 


我想让所有人都以自己的方式宠着他。


 
 


我们队长,哪儿都好!


 
 


最好的,谁不想得到呢?


 
 


叶修生快!我送你一个苏沐秋。

——————————————

这是一篇为了逗比欢脱傻白甜而严肃正经的文。


 
 


•短篇不虐(看方锐真诚的眼睛

•ooc有

•私设……好吧我还是不剧透了@_@

•画风各种急变

•时间线紊乱、逻辑性极差

正文go go go————————————————


 
 


夏天正热的时候。


 
 


树上的蝉聒噪个不停。


 
 


一切都挺平静的,至少看起来是这样。只有夏日的炎炎,略微展露了隐于心底的浮躁。


 
 


所以啊,who can tell me这是怎么回事?


 
 


※十年前※


 
 


苏沐秋表示自己的人品一定被叶修给拉低了。


 
 


今天一出门,就发现一辆汽车飞驰过来,然后一骑绝尘而去……其实他不想计较什么,如果他没有被那辆车撞飞的话。


 
 


苏沐秋只知道自己眼前一黑,就什么都接收不到了。


 
 


之前说出的大话现在收回来还来得及吗?(少年你不要太猖狂,人生的路可还有很长)

这是他失去意识前唯一的想法。


 
 


————————————————


 
 


陆荏佳是被她一个神经病的妹妹安利进的全职。


 
 


在喜欢上全职之前,她一直觉得自己的男神,一定是那种温文尔雅,说话做事有一股子书生气,有时候还会耍耍小流氓什么的,这种阳光暖男类型的。


 
 


比如说盗笔里的吴邪。


 
 


然而后来喜欢上叶修,这……全都是她妹妹的错!


 
 


她妹妹陆荏伊,是从12岁开始接触网游的,天赋颇高,在网游里混的还算不错。


 
 


对于这样一个网游喜好者来说,全职高手这部小说已经足够吸引她的眼球。


 
 


本来抱着打发时间的想法,结果看下去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据说后来她再去打撸啊撸的时候,队友纷纷觉得她变得嘲讽了。


 
 


“但是不如叶神这么神嘲讽。”这是大家的一致发言。


 
 


就像之前被人安利一样,陆荏伊也开始疯狂地向人安利“全职邪教”了。


 
 


然后呢,在被她拉着强行用一下午看了五十多章之后,陆荏佳她,觉醒了!


 
 


当然了,她当时只是单纯地觉得叶修和其他的人可以拉个小手亲个小嘴儿呀,发展发展感情什么的。


 
 


终于,在全职完结后的某一天,她无意中闯进了名为乐乎的圣地,从此,那扇新世界的大门,真正地打开了。


 
 


all叶大法好,入教保平安!!


 
 


但是,令人痛苦的是,她的妹妹,就是那个蛇精病,她是叶攻邪教的人!姐妹互拆互逆cp,这是多么痛的领悟。都可以演一出姐妹为爱反目的黄金档狗血肥皂剧了。


 
 


其实妹妹桑也有吃的下的叶受cp,但只有伞修这一个而已。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吃的下叶韩的,想想都觉得一年份的钱包要没了。


 
 


不过好在,两个人都是实打实的主角控,简单来说就是:


 
 


不聊cp我们还能做朋友!


 
 


于是在这样的大前提下,她们携手来到了8月8的杭州全职only,然后发生了下面的一幕——


 
 


“那么这位小哥,你说你是苏沐秋,又有什么证据吗?就凭你长得帅?”陆荏佳不爽地看着面前这个人。也不知是从哪里空降下来的,cos就cos呗,还非要坚持说自己就是本人。不就是想被人关注,以此来填满内心深处的空虚吗?


 
 


结果,那个被人群包围的家伙,缓缓从口袋里摸出了一张身份证,脸上还挂着一成不变的微笑:)


 
 


“卧槽!这不是假的吧?”


 
 


“妈个鸡这是真的身份证啊!”


 
 


“卧槽居然同名同姓!屌炸了啊!”


 
 


路人姐妹此时此刻的脑电波完全一致:


 
 


这会不会是真的苏沐秋???


 
 


只见陆荏伊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之势一手抓住陆荏佳一手抓住苏沐秋,飞快地冲向了——



 
 


呃?


 
 


女厕所……


 
 


“喂喂喂不要随便把人带进这种地方啊!!”面前这个身份不明的人满脸的尔康手。


 
 


“晚了(*/ω\*)”两姐妹同时发言。


 
 


“你真的是苏沐秋吗?”陆荏佳问。


 
 


“真的是,”苏沐秋摊手,“身份证都给你们看过了你们还想怎样?”


 
 


“你真的不是同名同姓什么的?”陆荏伊说。


 
 


“(ಥ_ಥ)我的名字有这么大众化吗!?”


 
 


听了这话,路人姐妹一起钻到角落里窃窃私语:


 
 


“虽然原著里提到伞哥的次数很少,”


 
 


“但是总觉得苏沐秋是个逗比。”


 
 


“不过他其实比较有男神气场吧!”


 
 


“如果这人就是苏沐秋,我们只要试探一下,”

“问一下‘那个’吧?”


 
 


“嗯。”


 
 


于是陆荏佳转过头时,就看见苏沐秋坐在马桶盖上发呆。


 
 


“咳咳……”


 
 


苏沐秋应声而起:“嗯?”


 
 


“那什么,我们讨论了一下,决定问你个事。”“问吧。”


 
 


“叶修大大的皮肤有多白?”


 
 


“惨白里透着雪白,苍白里映着嫩白,眼白里多了块黑白。”


 
 


“……”shen me gui


 
 


陆荏佳揉了揉太阳穴,一脸心累地说:“…好歹最后一句对上了……”


 
 


……最不靠谱的一句对上了啊……


 
 


“我觉得不靠谱吧……”


 
 


我也……


 
 


“怎么会,很靠谱的!”苏沐秋严肃脸,“你们要相信我。”


 
 


……冷场……


 
 


“好吧,”苏沐秋耸耸肩,“其实我只是想问你们一些问题而已。”


 
 


“啥?”×2


 
 


“据我目测,我应该是穿越了。所以这原本该是嘉世网吧的地方现在却是这副摸样。对吗?”


 
 


陆荏佳认真地点了点头:“我们也觉得恐怕是这样。”


 
 


“目测是个什么鬼啊。。”陆荏伊小声地嘟囔,“x点小说看多了吧……”


 
 


“那就解释得通了,”苏沐秋拍手叫好,“差点儿就以为自己要死了。”


 
 


陆荏佳和陆荏伊听到这话心理活动都有点儿复杂……等等,我们怎么那么快就接受了伞哥穿越的现实!?这不科学啊!陆荏佳的内心在咆哮。


 
 


嗯,不过这一切的不科学都说明:这人就是苏沐秋没跑了。


 
 


感到自己的袖子被人拉了一下,陆荏佳回头,看到陆荏伊嘴角微微翘着,手里拿着个手机,冲自己晃了晃。


 
 


哦~~


 
 


陆荏佳很配合地做出一个我懂的口型。


 
 


当即小手一挥,俨然一副当了婊子还要立个牌坊的样子x


 
 


“哎哟,那什么,苏沐秋大大~”

“??”


 
 


“你看你这既然都已经穿越过来了是吧。”“……”


 
 


“干脆照个相合个影留念一下呗~”


 
 


苏沐秋微愣了一会儿,愣愣地点头。我猜他应该是想要表达同意的意思,大概?


 
 


“那我们就默认咯?”×2


 
 


“咔嚓!”“咔嚓!”


 
 


“!!!”

“怎么了?”陆荏佳问。


 
 


“!!伞哥出现了!?照片上啊啊啊是活的!!活的伞哥!!!不是灵异照片!活的啊啊啊啊!!”陆荏伊手舞足蹈,热泪盈眶。


 
 


虽然陆荏伊的话说得有点牛唇不对马嘴,但陆荏佳听得懂。


 
 


因为她们非常喜欢的一个故事。


 
 


故事里有一个离家出走的少年,他在旅途中遇到了愿意陪他一同追梦的人。然而不幸的事发生了。这个少年所遇到的,那个最好的伙伴,在半路上迷路了。这让他只好跌跌撞撞地继续独自蹒跚前行。那个少年最终到达了梦的彼岸,在沿途中,他也看到过很多很美丽的风景,很多很多,和他一起去追梦的人。但他始终记得,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兴致勃勃地和他一起畅想未来,在他们天马行空的想象中,仿佛没有什么是不存在的。少年悲伤过, 痛苦过,惋惜过,他也想过一个个“如果……那么……”的假命题,但是最后,他放下了。他放下了,但他没有遗忘,只是再次提起的时候,不再那么痛罢了。


 
 


她们和很多听了故事的人一样,忍不住地为故事的走向纠结。她们无比的希望在未来的某一天,那个少年能够找到他的伙伴。


 
 


现在,有这么一缕渺茫的希望出现在她们的眼前,是真的也好,是假的也罢,不过不管怎么说,激动都是必然的吧!


 
 


笑意终于止不住地从脸上涌现出来。

“嗯!”


 
 


虽然不懂她们在激动啥,但还是很配合地没有说话。


 
 


不过,苏沐秋开始深深怀疑眼前的两人是不是……(指了指脑袋)……有点毛病啊?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两个人的叫唤声:“陆荏佳!陆荏伊!开门!我们知道你们在里面!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交出那个酷炫的伞哥我们就饶你不死!就只差一个伞哥的cos了!”


 
 


陆荏伊趴在门上,大声地对外喊:“我们这就出去!你们等会儿!视频什么的也先等会儿!”


 
 


“待会儿有件很重要的事要和你们说!要做好心理准备啊!”陆荏佳补充道。


 
 


“伞哥!”没人搭理。

“伞哥……苏沐秋!”

苏沐秋一脸茫然,叫他吗?


 
 


“我们出去吧?”


 
 


“总呆在女厕所里也不是个事儿啊!”


 
 


“……呵呵。”


 
 


苏沐秋:我真是日了叶修了。

叶修:阿嚏!


 
 


三个人鬼鬼祟祟地从厕所出去,应该说两个,第三个那完全就是try his best把自己的存在感降为零。


 
 


蒋悠玎一脸世界观被刷新的doge脸,对着苏沐秋伸出了尔康手。


 
 


你是汉子吧?是汉子吧!不要抛弃了身为汉子最后的尊严啊!


 
 


苏沐秋嘴一抽,刚要开口就再一次被打断。


 
 


“苏沐秋大大!可以这么叫你吧?”一个眼睛亮晶晶的姑娘友好的问。

“当然可以。”


 
 


“真爽啊,和男神同名什么的……”说着瞟了他一眼,“长的也帅(*/ω\*)”


 
 


路人姐妹呵呵一笑,表示要深藏功与名。


 
 


“喂,我们去找个餐厅,坐下说。这里不方便。”陆荏伊的脸上带着一种决绝。


 
 


“蛇精病。”“中二病。”“有猫病。”


 
 


“吃叶受的不要和我说话。你们走!”陆荏伊说着,又一把拉住了苏沐秋,“伞哥我们走。”


 
 


“……其实,有一个人曾跟我说过,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

“…………………”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地跟过来了的人们,就这样在餐厅里坐了下来。


 
 


苏沐秋看上去好像对这些人毫无戒心,但在他心中却另有一番打算。就算他的想法再有创新,要接受穿越这件事却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做到的。


 
 


但是他决定泰然处之,既来之,则安之。从这点上说,他其实和叶修很像,都偏好于以不变应万变。


 
 


然而,在更多的时候,苏沐秋,都是一个像黄少天那样的机会主义者。


 
 


“你们都听我说。”


 
 


原本热闹的包厢里好像中了魔法似的,大家全都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似乎都嗅到了一丝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重新介绍一下,这位,”陆荏佳伸出手示意,“就是苏沐秋。”


 
 


没有人搭话,似乎是在等着她的进一步发言。


 
 


“我和陆荏伊用那个虫爹说的暗号试过了!他确实就是伞哥!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她有些激动地红了眼眶。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们心里都很明白,有些事并不需要特意点明。


 
 


“我信你,”柳芒冰哑着嗓子说,“就冲我们认识了这些年,就冲我们同是伞修人!我信你!”


 
 


“小佳,信你还需要什么理由吗?”蒋悠玎。


 
 


“姐……”陆荏伊哭成狗了。


 
 


苏沐秋说女人心海底针这变化太快他有点接受不起。

所以你是个基佬。【不。


 
 


很多青春期的女孩子都是这样,可能前一秒还乐呵乐呵地和你谈笑风生,下一秒却又(╯‵□′)╯︵┻━┻走人了。所谓的翻脸比翻书快也就是这样了。


 
 


明明前一秒还在哭的梨花带雨现在却又是一脸好奇地找苏沐秋要身份证了。


 
 


“你们不会还是不信我是苏沐秋吧?”


 
 


“没有没有,我们早就信了。”


 
 


“其实我们只是好奇……”


 
 


“伞哥你的生日是啥时候呀?”


 
 


“给我们看一眼你的身份证吧!刚才光顾着看名字了……”


 
 


苏沐秋也确实不好意思和这些女生过不去,也就随她们去了。


 
 


“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伞哥!你的身份证除了名字和照片,其他都被打了马赛克啊……”


 
 


“……撤了后期的鸡腿!差评!”


 
 


“怎么会,”苏沐秋接过身份证,“你们在逗我?”


 
 


苏沐秋一抬头,就看到所有人的脸都在说我们干嘛要骗你。


 
 


“你们要真那么想知道,那我直接告诉不就你们好了。”


 
 


姑娘们赶紧点头,苏沐秋觉得他好像看到了一群在啄米的小鸡。


 
 


不过呢少年,你听说过墨菲定律吗?


 
 


“嗯,我的生日是இ。”


 
 


“……你说啥?”×4


 
 


“我·说·我·的·生·日·是·இ。”


 
 


“……”谜之寂静。


 
 


眨眼。我还眨。再眨一下。


 
 


“……不是吧居然被系统自我屏蔽了!?”


 
 


“难道我们生活的世界不是真实的!?【惊恐状】”


 
 


苏沐秋又不傻,这么一听也大概知道了什么。他沉下脸,不安地问:


 
 


“你们之前有猜测过我是穿越过来的,你们是怎么确定的呢?或者换句话说,你们是怎么知道,有个人,他叫做‘苏沐秋’的呢?”


 
 


四个正在张牙舞爪的姑娘听到这话,都不由得愣住了。


 
 


怎么说呢?告诉他其实你是一个小说里的人物,而且还是老早就领便当了,但是中途又出来玩儿各种回忆杀的虚拟人物?这相当于否定了他的整个世界,否定了他存在的所有价值啊!


 
 


不得不说,完全是这些姑娘们太过多愁善感了。


 
 


苏沐秋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既然他在这里有一定被限制住的地方,那就说明,他不能够完全、完整地融入这个世界。眼前这些有些神经兮兮的女孩一定知道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东西,这就是一个突破口。找到突破口,就一定有什么方法可以让他再次穿越回去。然后就可以拿上那么几个冠军,迎娶叶修,让沐橙当伴娘,从此走向人生巅峰。


 
 


最后还是陆荏佳一脸忐忑地开口了:“其实,我们之所以会知道你这个人,是因为一本书。”


 
 


见苏沐秋好像没什么太大反应,她壮着胆子继续说了下去:“可是在这本书的一开头,甚至更早,”她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措辞,“你,就已经不在了。故事的主角,是叶修。他独自一人,走了一路。”


 
 


苏沐秋很平静地听完了一切。


 
 


其实他不觉得有什么可悲伤、可惊讶的,因为他苏沐秋,现在正好好的生存在这里。他有呼吸,他有思想,他有心跳,他甚至可以感觉到他体内的血液的流动。


 
 


他有什么可悲伤的?他应该庆幸才是。是的,他从未因为活着这么庆幸过。


 
 


“这么说的话,我更应该努力去找到穿越回去的方法了。”苏沐秋说,“我记得有一部电视剧来着,好像就是有关穿越的吧。沐橙还挺喜欢的。”


 
 


这句话成功吸引了女孩儿们的注意力,


 
 


“全职的世界里也有这种穿越剧吗……”


 
 


“我女神喜欢的……”


 
 


“云秀女王的品味……?”


 
 


“够了你们……你们的品味也好不到哪儿去吧!”


 
 


“所以说你们还记得最后主角是怎么穿回去的吗?”苏沐秋说。


 
 


“呃……好像是九星连珠什么的……总之很扯就对了。”


 
 


“…短时间内能做到吗?”苏沐秋有一股不祥的预感。


 
 


“应该……不能,吧?”


 
 


“那好吧,这事儿就待会儿再说吧。”苏沐秋说着就开始对眼前的饭菜发起进攻。


 
 


然而不一会儿,推动剧情四人组突然之间get到了某个点,激动得不能自已。


 
 


“伞哥!”


 
 


“唔?”苏沐秋嘴被饭菜塞的满满当当的。


 
 


“我们有一个想法。”陆荏佳说着对柳芒冰打了个眼色。


 
 


“我们想了一个生日,希望你不要生气哈!”


 
 


“伞修伞修,在日文的发音里和3,10谐音。”蒋悠玎接着说。


 
 


“所以我们定在了3月10日这天,可以吗?”陆荏伊收尾。


 
 


苏沐秋定定的看了她们几眼,低声笑了出来。


 
 


“好啊,”他说,“就这样。”



 
 


3.10


 
 


伞修


 
 


是这个意思吗。


 
 


+++



 
 


几个姑娘商量了一下,就决定搬进路人姐妹的家里了。毕竟有个土豪当朋友,不好好压榨一下怎么行?更何况暑假期间父母不在家的,也就只有这两人了。


 
 


第一天的晚上,陆荏佳起来喝水,结果在路过苏沐秋住的客房时居然无意中听到了一些断断续续的梦话。


 
 


“……哭……这儿…我……沐橙…修……”


 
 


“你傻吗……停…别……不……”


 
 


一开始,梦呓般的声音还不小,后来却又渐渐归于沉寂。陆荏佳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灯打开了。


 
 


“你没事儿吗?”


 
 


“苏大大?”


 
 


“神枪大大?”


 
 


陆荏佳走到床边,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摇苏沐秋都没有醒来。


 
 


悄悄按捺下那颗不安的心,回到自己的房间,决定明天要好好和他们提一下这个问题。




 
 


陆荏佳早上很早就起了,倒了五大杯牛奶,把热好的面包从微波炉里取出来,打开电视调出了早间新闻,然后就舒舒服服地窝在沙发里头不再动弹了。


 
 


一听到楼上有动静,她就活像只受惊的兔子,脑袋立刻转向了楼梯口,眼睛也死死地盯着那儿,都快把楼梯盯穿了。


 
 


可是等看清来人,她紧绷的神经又松开了,仰天长啸了一声。


 
 


“……是亲妹?”陆荏伊面无表情。


 
 


过了一会儿,其他人也都陆续下来了。陆荏佳把昨天晚上看见的事都和她们说了,对于这些脑洞突破天际的人来说,简直分分钟可以出一本书。


 
 


一本男主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但是莫名其妙就可以从梦中看到以前世界里好基友身边发生的所有事而且还是365倍速播放。


 
 


嗯?剧情有点眼熟?


 
 


对没错其实这就是这篇文的剧情。


 
 


陆荏佳:呵呵


 
 


其他:呵呵你妹啊你以为你随便呵呵两声就可以装作是叶神了吗?不不不!你根本就不明白呵呵二字的精髓所在!






 
 


好不容易把苏沐秋给盼了下来,却在和他四目相对的一霎,把在肚子里酝酿了一晚上的话又都咽了回去。


 
 


那双眼里,写满了疲惫。


 
 


“早啊。”“早上好。”“早。”“早!”


 
 


很平淡无味的对话。


 
 


陆荏佳叼着块土司切片,眼神放空。


 
 


她兀自在那儿纠结了半天,最后还是觉得应该贯彻有问题就要说出来大家一起帮你解决啊乖的幼稚园老师主义,开口:“伞哥啊。”


 
 


苏沐秋被这几个妹子一口一个“伞哥”也是弄得没脾气了。


 
 


“什么事儿?”“昨天晚上,你是不是梦见什么了?”


 
 


“嗯,”苏沐秋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我刚想和你们说来着。”


 
 


“昨天我真的是度日如年啊!一个晚上,我居然看完了叶修一年的生♂活。”


 
 


“…好像有点带感?”“好熟悉的设定……”


 
 


“莫非是……盗梦空间…………”


 
 


陆荏佳觉得,除了设定值得吐槽之外,还有就是苏沐秋的语气。被官方发糖简直狂喜乱舞(ฅ>ω


 
 


“喂你们都严肃点,”苏沐秋很严肃,“盗梦我也看过!别欺负我读书少!”


 
 


“等!”陆荏伊一跃而起,“你不会想要去跳楼吧?”


 
 


“…怎么可能,我现在又不是在梦里……”


 
 


“那可说不定哦,”蒋悠玎阴笑着,“你怎么知道你现在不是在梦境中呢?”


 
 


陆荏佳一巴掌糊在她的熊脸上:“恶(middle)灵(two)退散。”


 
 


柳芒冰有些担忧:“如果伞哥每天晚上都能看到叶修大大一年的生活的话,那是不是最多还有十天,就……”


 
 


“十天……十年吗?那本小说写了整整十年的事儿啊,作者也是不容易。”苏沐秋根据已知内容推断。


 
 


“呃,差不多吧。”蒋悠玎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只有我觉得是语病?难道不是还有九天?”陆荏伊。


 
 


“算上了世界联赛呗!”蒋悠玎。


 
 


“哦——”


 
 


“所以伞哥只能在这儿待十天了吗???”陆荏佳。


 
 


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要这么想:再过十天伞修就要重逢了!再过八天瓶邪也要重逢了!啊啊啊从没觉得2015这么幸福过!!”


 
 


“十天?你确定不是十年?”蒋悠玎再次深深补刀,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


 
 


苏沐秋垂下眼,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眼中充斥着的情感难以辨别。


 
 


“对了,”柳芒冰眼前一亮,“伞哥我们拍个视频吧!之前本来就是想要拍一个,结果后来忙着忙着就忘了。”


 
 


“这主意不错!昨天本来就打算拍了,可是死活凑不齐人。正好,现在可以本色出演了!”蒋悠玎说。


 
 


苏沐秋表示你们在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啊啊啊啊啊啊!!


 
 


“伞修橙亲情向?”陆荏佳问。

“不!伞橙修暧昧向!”

“直接来一个伞哥回忆杀怎么样?绝对虐哭一片。”

“真是受不了你的恶趣味……但是我喜欢。”


 
 


整个拍摄过程格外的艰辛,苏沐秋毕竟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事情,有点儿不上手。


 
 


拍前一部分的时候,苏沐秋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记忆可以实际地转入到电脑上,简直屌到飞起。


 
 


而姑娘们发现这点后,每天固定地都要抱着u盘里的水嫩叶神prprpr青葱沐秋prprpr娇小沐橙prprpr其痴汉行为极其恶劣。


 
 


并且每天固定地要插入更新,谁让苏沐秋每天记忆中的叶修都会增加呢?


 
 


最后的最后,心思比较细腻的女孩子们斟酌再三,做出了决定——


 
 


加一个小彩弹。


 
 


主题嘛,就还是伞修橙亲情向好了。


 
 


然而有人似乎不太满意了。


 
 


苏沐秋抿了抿嘴:“我是攻。”


 
 


见众人都是一副你说啥今天的风确实太大我没听清的表情,苏沐秋微微一笑,重复了一遍。


 
 


“我·是·攻。”


 
 


很好,现在大家都变成了今夜的风儿有点儿喧嚣然而牛逼的人一定都在天台所以我去了不要想我的表情。


 
 


不得不说,柳芒冰这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是杠杠的。


 
 


“嗯,苏大大我知道你是攻!毕竟你长得就辣么帅!”外貌组织协会的人逻辑死光光啦!


 
 


蒋悠玎无语凝噎望苍天了。


 
 


“不就是不想要亲情向想要黄暴向吗。但你硬要说你是攻……你就是攻吧orz反正也不会有人比叶神更受了。”


 
 


“叶神是攻啊啊啊啊啊啊!妈个鸡求不逆!”


 
 


“叶神,严格来说是强受吧!”


 
 


“不是说攻受看气场吗?在叶神面前,那绝对是一股攻气扑面而来啊!”


 
 


“你确定那不是嘲讽气息吗……”苏沐秋憋笑。


 
 


“……”麻麻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再说了,就他那种战五渣,就算有想当攻的心也没有当攻的资本啊。”苏沐秋试图向其他人卖安利。但是很多人都是主角总受党。


 
 


所以?所以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当然他还是稍微撼动了一点陆荏伊的cp观的。





 
 


自从在漫展上拐回了一只,哦不,一个名为苏沐秋的美少年,并且为了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地拍了视频之后,简单来说就是熟了之后。


 
 


陆荏佳发现:


 
 


自己的男神是个神经病。


 
 


这意味着自己的女神以及本命男神也很有可能是神经病!


 
 


……虽然这也无法改变她依然萌伞修的内心【捂脸】


 
 


以上这些是在不知道是哪天的一天里,深井冰剧组的人们进行的愉快交流。


 
 


视频拍完了,但在拍视频的这十天里,苏沐秋只要一有空闲就会被安利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但他深深地觉得荒河这种be结局不错,但是叶修单箭头还被拒绝了这简直就不能忍啊!但他还是毅然决然地把所有be的叶受文,所有he的伞修文都存进了一个萌萌哒的u盘里。


 
 


当然了,是包括了他记忆转换出来的音频资料以及耗时十天做出来的视频的。


 
 


要到说再见的时候了,也是说“再见”的时候。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  强行解说  已上线】


 
 


盗梦空间,梦境的时间比现实的时间快的多,因为做梦的时候,人的大脑会飞速运转。反过来说,往往现实中才过去了一分钟,梦境里却有可能过去了一个小时甚至更多。


 
 


苏沐秋所遇到的情况与这有些许类似,但又不完全相同,尽管这样,用梦的说法来解释却也是没有问题的。


 
 


我们所生活的地方,被我们称作三次元,而苏沐秋是从一个叫做二次元的世界闯入进来的。


 
 


二次元的世界,可以说,就是生活在三次元的人们心中的一个梦。一个最美丽,最纯洁,最完美的一个梦。


 
 


苏沐秋从梦里醒了过来,但现在,他要再一次进入梦乡了。


 
 


“苏沐秋大大!加油啊!”

“你一定能搞定那个叶不修的!”

“祝你好梦!”

“沐秋大大欢迎再次光临!”


 
 


苏沐秋的眼皮很沉,有些睁不开了,耳朵里隐隐传来了这些声音。他阖上眼,世间万物又都重新归于寂静。


 
 


陆荏佳突然想起了刚入伞修时看到的一句话:


 
 


他们的乐章早就已经被时间划上了终止符,即使是那样美妙的音符,也早已失去了化身为天籁之音的机会。


 
 


她笑了笑。


 
 


他们的故事,明明才正要开始啊。

———————————————————————————

叶修向来人伸出双臂,说:

“好久不见。”

“欢迎回来。”


 
 


苏沐秋笑着抱住了叶修,回答:

“我回来了!”


 
 


叶修轻轻把头埋在了他的胸前。苏沐秋几乎是立马就从这点小动作里知道了什么,哑然失笑。


 
 


“笑什么笑,傻逼。”闷闷的声音传过来,苏沐秋低下头,揉了一把叶修的头发,说:“你才傻逼!”


 
 


然后两人就开始互呛了_(:_」∠)_


 
 


一旁的苏沐橙默默地想:两个傻逼。


 
 


——END.


 

评论

热度(25)

  1. ID尚未命名风云墨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