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尚未命名

【all叶】818我们的男神历史老师168-176

温橡桦_叫我新透白渣之王✘:

第一人称视角

人物ooc,文笔流水账

注意:叶修现在所带班级里的人全为原创人物

首要任务苏叶神!次要任务刷all叶!




终于开始撕逼第一回合了_(:з)∠)_

为什么蠢lo的脑子里想的是波澜壮阔,写出来都是傻苏白_(:з)∠)_

这章没怎么刷cp【不知道为啥感觉刷不起来】

困得迷糊,到最后都不知道 蠢lo写了点啥_(:з)∠)_

另:那个微草班长给小学委的东西,在日后撕逼排上大用场了

另:求评论求小桃心啦_(:з)∠)_









168




英语完了上的是语文,铃声还没打语文老师就进班坐着。美术课代表抬头看了一下,然后坐回座位,掏出语文书,把手机塞到桌兜里。没过了两三分钟,上课铃打了,我和班长还有其他人不情不愿地关了手机回座位。




说实话,自从轮回班的那个妹子在群里放了个TNT以后,我们几个就没人能静下心来听课了。美术课代表在椅子上扭来扭去,数学课代表和踩了电门一样抖,英语课代表把书页翻得唰唰响,德语课代表趴在桌子上看起来像是睡觉,可是他一分钟之内都换了三个姿势了。




环顾一圈觉得只有自己还比较冷静,放下手中握热的笔杆,拿起桌子上的水壶拧开盖子喝上一口。




班长拍拍我的后背:“别紧张。”




这话说的,我保持着喝水的姿势,连盖子还拿在手里转头去看班长,拽着他的手在他手心里写道「谁紧张了?你看看别人,那才叫紧张好不好!」




手心里写字很难辨认出来,而且我考虑班长这货可是语文曾经一个学期都没有及格过的人,所以写字写的格外慢,还一笔一划还加重了力度。




班长淡定到发木,一脸死妈的表情:“你五分钟喝了十次水了。”




……麻痹这种事你知道就行,干嘛说出来。




我反手打了他一个手板,班长左手抓住我的手,右手毫不留情地拍到我手背上,“啪”得一声响得连在上面忙着讲课的语文老师都停了嘴看我们。班里面几个女生看了我们俩一下,然后小幅度地激动跺脚,其中一个抓着她同桌的胳膊捂着嘴感觉快要叫出来。




语文老师问:“你俩干什么呢?大庭广众打情骂俏还有没有王法,这里可是神圣的课堂哎,你俩狗男男当着我们这群单身狗的面打情骂俏还牵小手调情,是不是没人就直接亲上了啊。”




我还在哪儿想我多会儿和他打情骂俏牵小手调情来,眼神一瞟就扫到班长那逼货死死抓着一只手背被拍红的手。




……




我默默地把手从班长手里抽出来,揉揉被拍红有点疼的手背,扭回身翻开书把脸埋在书页里,趴在桌上当一只安静的傻狍子。










169




周五下午比其他时候放学都早,上完一节晚自习大扫除完”就可以提上书包回家。班长上课之前委托轮回班的那个妹子盯着点网上的动静,一有什么事立马发短信,结果这都大扫除了,我还有其他几个人的人手机根本没有动静。




我提着四个墩布拿着一个水桶摇摇晃晃往水房走,路过轮回班看见蹲在地上紧紧盯着手机屏幕的妹子,我弯腰去看她的手机屏幕问道:“有……动静?”




妹子被这突然的发声吓了一大跳,拿起手机就盖在我脸上,自己还蹦起来跳出三步远。




……妈哟脸好疼。




我放下手里的水桶,腾出来空手拿上手机给了妹子,又问了一遍:“有动静?”




妹子摇摇头,末了加了一句:“抱歉我不是故意的,我……太紧张。”




我摸摸她的头,塞了一块大白兔全当安慰,然后提着水桶和墩布继续往水房走。




高二年级在的楼道是开放式的,甚至每个班门前都有一个敞亮的平台。虽然前几天下过雪,好在最近一两天艳阳高照得把平台上积下的雪都烤化到留下一层薄薄的冰。穿着校服的不知道是哪个班的学生拿着簸箕蹲在地上铲冰,周边的人忙着给还没有铲下的地方撒盐。偶尔有几个没事干的人吵闹着从冰上滑过,叠罗汉一样撞到平台的栏杆。




走道里嬉笑打闹的,端着水盆拿着洗好的抹布的,拿着刚刚倒完垃圾的簸箕和垃圾桶的,手里的东西不小心相撞发出叮铃咣啷的声音,甚至有的人撞在一起东西洒了一地。站在一旁干完活休息的人看到着往往都凑过来帮忙搭把手。




踩着窗框一边聊天一边擦窗户的高高卷起袖子的学生,半依着墩布对着路过的漂亮姑娘吹口哨的看起来像是不良少年的学生,咬着下楼买上的热腾腾奶茶吸管的改过校服裤腿的漂亮女孩子。




带着点冷气的阳光打在走廊的墙壁上,一切的一切都被暖化成带着大量糖分的鲜艳的热带水果。











170




我小心翼翼地避开一个狂奔而过被人追着嚷着要杠了的蓝雨男生,再次抬头看了一眼天。




阳光普照,万里无云,天空蓝的就像用晶蓝色笔芯涂出来的大片单色正方形。




真是好的不像话。




我记得每次听到爆炸性消息的时候天都不错——虽然今天天气估计是最近几天最好的一次,但也不应该是我今天接收到这么多爆炸性消息的原因啊喂!这信息量大的我都积住食,估计三天都消化不掉。




好不容易到了水房,我站在外面正准备腾出手掀开那个厚重的棉布帘子,结果有人自内而外把棉布帘子顶开一个缝隙,然后探出来半个身子。




里面的人看见我以后扬起手打了个招呼,然后就从帘子里出来帮我把东西提了进去,一边提还一边说:“终于来了……兴欣班的人有没有人性啊让你一个人提这么重的东西?”




水房没灯,夏天没有挂用于保温的棉布帘子的时候就黑咕隆咚看不清任何东西,到了冬天一加上帘子黑的像是要拍鬼片。




空出来手的我帮对方撩起来帘子,方便光透进去。看了一眼对方校服上的绿色的几根草一样的班徽,我把帘子的缝隙掀得更大了一点:“班长……”











171




“你都分班分到兴欣了,就用不着再叫我班长了……不过我倒是——全班都没想到你居然成了学委。”对方把东西放在水池里,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高一微草班唯一的文科生嗯哼?”




我没说话。




对方笑呵呵地搭上我的肩膀,勾肩搭背地搂着我的脖子把我拖进了水房:“好啦好啦,不聊那些,我们来说点有意思的。”




“什么事……”




棉布帘子从手里脱离,最后一点光亮从缝隙中逃逸,水房从新陷入泥沼一样的黑暗。对方摁亮了手机屏幕,光打在水房墙上贴着的水银镜,又反射到水池里面没有排尽的污水中,最后投射得屋顶一片幽蓝波光粼粼。




对方晃着手机:“当时下了QQ我觉得这是估计没那么简单,然后又想起你小子一被逼急了就炸毛……”




我插嘴:“不是炸毛。”




“啧,你班长还是我班长?”




“……”




“全班就你一个人学了文,去了别的班还不打声招呼这事我还没和你算账呢,要不是我拦着学委那小子,他早在军训的时候就集结全班来杠你了。”




“……谢主隆恩?”




对方拍拍我的头:“乖,听我说完,咱大度,不和你算账。”




……




我就说!怪不得我军训的时候老感觉脖子后面凉嗖嗖的!!




我不就考到兴欣班没告你给你和学委放了一次鸽子么!!!




至于么你们!!我现在好歹也是一政府公职人员!!你们还要叫上全班人来杠我,多大仇!!




不过吐槽归吐槽,我安静得像一只鹌鹑一样站那儿听。




“这是我刚刚从高三的学长那里问到的消息,”对方翻出手机QQ的聊天记录,把手机伸到我眼前,“喏,看看。留着等你们和旧嘉世班撕逼扯屌玩大发的时候当个底牌吧——旧嘉世可不如新嘉世,里面没几只好鸟。”










172




曾经的嘉世教学组在荣耀学院里的地位相当于曾经的巴西队在世界杯里的地位——教出来的都是好学生中的好学生,连续三年班级总排名稳居全年级第一,甚至好几次还创造出过班均分打破历史记录的神话。




曾经的嘉世,有一个还没变得不像自己的老好人老板陶轩,还有一个无所不能全文科精通的教学组组长叶秋,还有一个能把人照顾的面面俱到——通常情况下只照顾组长的副组长吴雪峰。曾经的嘉世穷,勒紧裤腰带才给学生们把食堂弄得能凑胡吃。




但是没有人搞错,曾经的嘉世不是旧嘉世,也不是新嘉世的前身。那是一个和现在的兴欣差不多的,不过只属于曾经的,写在学校官网上的一段关于嘉世教学组的历史。




嘉世在辞退叶秋之前就散发出一股腐朽的味道,就像是一艘上了年头的旧船,有着横穿大洋的光荣历史但是抵挡不住海浪和风尘的腐蚀,面对一层层拍上沙滩的浪花不住地显露出颓态。叶秋那时候就是嘉世这艘大船上,唯一连轴转的精疲力尽的舵手,使出全身解数死死抓住前面的一丝光亮,不让大船沉覆在深不可测的海水中。




然后啊,舵手叶秋被辞退,嘉世当时的副组长刘皓掌控大船。嘉世腐朽的味道再也无法被海浪所掩盖,木板相互挤压发出的嘎吱声让人冷到骨头缝。




那时候叶秋的第一任学生邱非带领着一队嘉世的新生代下了船,自己组建起一个教学组,与嘉世同名。而同时,刘皓所带领的嘉世再也无法扬帆远航,在尖叫声中慢慢下陷,在海中崩塌。




然后?




旧船抛售无人问津,最后陶轩宣布嘉世将不再招收学生,现在初三高三那时初一高一的嘉世班是嘉世真真正正的最后班级。




而新船也在旧船停止招生两年后开始招生,。班号沿用以前的名号嘉世,即现在初一和高一的嘉世班。




再然后,为了区别两个嘉世备课组,人们就开始把旧船叫做“旧嘉世”,新船叫做“新嘉世”。












172




周五的大扫除在年级组来检查前班主任会来检查一次——相当于来一次查漏补缺。孙翔不是高二轮回班的班主任,但是周泽楷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上完课回到办公室愣是不再跨出去一步。江波涛被派出去开会,方明华要去回家给怀孕的媳妇做饭,杜明这小子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只有孙翔拿着纸按着被磕破的嘴唇闲的长草,于是孙翔就被这么赶出来了。




当孙翔推门进班的时候,发现他们班的班长,学委,还有那个中午刚去过办公室的妹子三人盘腿做成一个圈,脑袋凑在一起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听见动静以后三人齐刷刷回头,死死的盯着孙翔,说到:“老师好,是来查漏补缺的么?”




不得不说,每年轮回招上来的学生长得一个比一个漂亮,眼睛都是那种黑多白少水灵灵还能闪小星星。这下子三个人齐刷刷扭头,脸上表情木得僵硬,黑白分明的眼睛愣是把孙翔盯出来一后背的冷汗。




轮回班长抹了一下自己的脸,恢复以往的表情:“孙老师是你?不是班主任?”




“组长说他心情抑郁所有让我来替一下,”孙翔侧了侧身子,探头看三个人围成一圈坐的地方,“你们三在哪儿干嘛呢?”




轮回学委傻笑了半天,然后从地上拾起来一个方块东西塞到口袋里:“玩手机……老师我们错啦千万别举报我们!!”




孙翔挠挠头,僵硬的干笑几声:“哈哈,不会不会。”




怎么这个班的孩子今天感觉怪怪的?




孙翔在班里简单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大的问题于是就走了。从轮回班再到办公室能把所有的班门口都路过,孙翔就趁机从靠近走廊的打开的窗户向每个班里面看。




不对劲,都不对劲。




孙翔闹闹后脑勺出了走廊,走下楼梯。




怎么今天每个班的班委都着了魔,一动不动都盯着手机看呢?










173




段儒介去了水房足足用了半个小时,这期间梁晦急得都不知道趴在门口朝水房那个厚厚的棉布帘子那里看了多少遍,夸张点说都快看成望夫石了。




宋清明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淡定,说不定他一个人提那么多东西有点费劲,走的慢呢。”




梁晦看了他一眼:“继续盯手机去。”




自讨没趣的宋清明撇撇嘴坐回了座位。




又过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样子,段儒介回来了——不过不是一个人四个墩布一个桶回来的,就和买一赠一一样多出来一个人。




那个人穿着带着微草班徽的校服,提着两个墩布和一个桶进了教室,斜靠在一旁的瓷砖墙上:“那没事我走了啊,明天早上把那几张图片发给你。”




跟在那人身后的段儒介蹿出来,一边把墩布往后面卫生角拖一边低低的“嗯”了一下。那人趁着段儒介还么走远,拉住他的胳膊伸手揉乱了段儒介的一头短毛:“没事来串个门,大家都挺想你的。”然后就走了。




段儒介低着头把墩布放到卫生角后就不知道在想什么,梁晦脸色不善身边都快形成气旋了。盯着手机屏幕的宋清明抬头看了一眼那俩诡异的班委,然后又看了一眼和祁旭东坐的搂在一起的田甜,然后再想了想每天努力在班主任面前刷存在感的一票老师,戳开QQ满脸唏嘘。




哎……你说说我们这群暗恋的。









175




兴欣德代     20:30

·这个点儿大家都应该打扫完了吧,我们这儿都开始收拾东西走人了。咱们来商量一下该干啥呗。




轮回班长    20:32

·什么干啥?不就是撕逼么,我现在看手机看得我眼睛都酸。




兴欣德代   20:36

·……

·……喂喂,旧嘉世那可是满满的打舆论战的准备,你不打算安排一下谁负责官博,谁负责贴吧么?




轮回学委    20:37

·就这事……




兴欣学委    20:38

·兴欣负责官博,轮回负责贴吧。




兴欣班长    20:39

·我估计旧嘉世发帖的话八成是给个截图,然后再加上几句话比如像“两个男老师当众在办公室调情”“无良男老师当学生面上演活春宫”。花钱让大V转发,把热度炒起来。虽然现在大家对同性恋保持观望态度,但估计安上老师这个身份,大众舆论恐怕就没那么乐观了。




轮回德代  20:39

·……




霸图班长   20:39

·……




微草班长   20:40

·……




蓝雨学委    20:42

·……我去段儒介你这画风不对啊。




兴欣学委    20:43

·抱歉拿错手机了,刚刚走在路上也没注意带的是谁的手机。……

·现在换回来了,我继续说




蓝雨班长    20:44

·我能帮上什么忙呢?




兴欣班长   20:44

·能拜托你们把那一段时间的监控照下来借我们用么。




兴欣学委    20:45

·首先……确定了是旧嘉世的人。

·断章取义混淆视听,再加上大V做推手引导评论发展方向那副照片估计很快就能被炒上热点话题,到时候就算冯校长再怎么看重叶神,估计也爱莫能助。

·……喂喂,不要无视我啊喂。











176




回了家以后我有点困,支持撑不住,两个眼皮子上下直打架,再加上前班长给我看的那个消息太具有爆炸性,我愣是提不起一点精神头盯手机。




我走到卧室自带阳台,缝隙里拖出一个沾满灰的沙包,后退几步右胳膊轮圆,猛的一扔那个沙包就以一种完美的抛物线弧度砸在了班长房间阳台的窗户上。




班长也不含糊,几乎是在沙包贴到玻璃板的同时打开了窗户。




我掏出来手机打字,然后按了一下播放键:「我有点困,先躺一会,有了动静叫我。」打完也不管班长什么反应,回房倒头就睡。




差不多是到了三四点中的时候,睡得迷糊的我感觉被人戳了好几下。费力的张开眼从床上爬起来,看向戳我的人的方向——班长蹲在我床边,一只手手里的手机泛着幽光,另一只手把一个笔记本电脑甩给我。




“他们开始了。”班长指着手机屏幕上一条点击率挺高有这几千次转载和几百次点赞的微博给我看,“喏,你看。”

我看了眼标题。




「光天化日男老师当众深吻,女学生羞愧难当捂脸回避」




……




这他么什么鬼?!



评论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