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尚未命名

猜四

瞎等:

给七月。


说真的其实都不用猜哈哈哈哈哈......




  门外风雨交加,门内男子安静闲适地擦着手中的玻璃杯。男子身后是一大木柜,上头陈列着不少酒类。身前是吧台,整个空间并不大,除去吧台外也只有十来张桌子可供使用。男子慢条斯理地放下手中的杯子,瞥了窗外一眼。


  窗外只有枝条被风雨吹打晃动的影像,男子却像是锁定了什么将视线从那一扇窗移动到了大门那。


  等了几秒,男子才忽然想到了什么,说道,“进来吧。”


  男子淡然的一句话在纷乱吵杂的风雨下理应会被其掩盖,然而这声音却穿透了种种声响清晰地回荡在这空间里。


  木质门发出了陈旧的伊呀声,一顶着黑斗篷的男人推门走了进来。大风吹进,一瞬间四周挂着的风铃全都发出了清脆的叮呤声响。


  “快把门关上!吵死了!”男子不满道,“今天可是不开业的,吵醒老板娘我就完蛋了。”


  门板上挂着Close字样的看板晃晃荡荡,男人看了一眼,将门关上。


  “明明是你让我来的,却把我关在门外,像话吗?”男人挑眉道,“外头还刮风下雨。”


  "我只是不小心忘了解除封锁,别那么小气。"男子回得坦然。


  男人当然不会为了这种小事在意。他看了这室内几眼,也是一瞬的事,他已将这里所有的摆设全数收进眼底。


  “你就待在这种地方?”男人问道。


  “什么叫「这种地方」?这里可好了,应有尽有。老板娘人也好,没什么好不满的。” 


  男人耸肩,“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很多人都想找你。没人会想到你躲在这种......纷乱吵杂、人种杂乱无章、容易起纷争,不应该是坐在王位上那个「斗神」会待的地方。” 


  “你又不是不知道以前我待过的环境更差,也因如此才成就了「斗神」这样的名号。至于这里,已经很不错了,我说真的。”男子耸肩,”总之该知道的都会知道,现阶段这样就行,不然怎么叫做「躲」呢?” 


  男人哼笑,不置可否,“我倒是挺好奇你是干了什么事才被联盟踢了出来?照理说嘉世因你而兴盛,他们不该对你这般。就算我退出联盟许久,我也看得出来他们还需要你,不然他们也支撑不了多久。”


  “这就说来话长了。”


  “那你就长话短说。”


  “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告诉你。”


  “那算了。”


   男子干瞪着眼,不敢置信,“我去......拒绝得也太快了!你都不想稍微听听看再做决定吗?”


  “只要是跟你有关的事都很麻烦啊。”男人撑着头看着男子身后归列整齐的洋酒,“连考虑都不需要。”


  “那你是来干嘛的!”男子没好气地给了对方一个白眼,摸出了一根菸自己叼上,末了将菸盒递到对方面前,“来一根吗?”


  “不要。”男人又是直接了当的回绝,接着回道,“我只是来看看斗神混成了什么鬼样。还有要展现诚意的话应该是请我喝一杯而不是来一根。这里随便一瓶酒都比你那根菸有价值多了。”


  “废话!所以我才不是问你要不要来一杯。这可不是我的店,不能让你白吃白喝啊。”男子把菸盒小心翼翼地收好,好似那是什么珍贵物品。


  男人闻言眉眼一挑,似乎下一秒伸出手就要做出什么壮举出来。


  男子吓了一跳,赶忙道,“喂,悠着点,等会肯定还有需要用到的地方,别浪费在这种小事上!”


  男人慢悠悠地把手放了下来,“好吧,所以你到底找我来做什么?”


  男子看对方没那么冲动了才放下心来,咬着菸模糊道,“这问题就不需要问了吧?你我都心知肚明。”


  “最近那些事?”


  “对。”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觉得你,或我,还有这个能力吗?如果在几年前,我们都还处于全盛时期的时候,我也许会二话不说答应你也不一定。”


  男子听了后却没什么太大的情绪转变,低垂眉眼,点燃了菸,“我要是没信心就不会找你回来了。”


  男人叹了口气,“你先想想,你这半血如何跟「年轻」的纯血比?”


  男子不屑道,“就我这半血也虐你们这些纯血好几年了。你先想想,你只赢过我几回?”男子眯起眼向对方吐了口菸,接着勾起了嘴角,那弧度让人看着有些心痒。“年轻又怎么样?就算力量、速度、体力都比我们强,他们的经验也不会比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多,论技术和意识我们多少也能辗压他们好几倍。”


  “然后呢?除了这些我们还有什么优势?”


  男子似乎觉得很麻烦,抱胸想了一会儿,“我们这里有几个不错的苗子。”


  “如果你是说最近挺出名、有传言说是你徒弟、打法像小白一样莫名奇妙或横冲直撞,搞得某些贵族们鸡飞狗跳的那些新人的话,我认为风险挺大的。”男子顿了一下又说,“再说,你刚也提到过了,「年轻人的经验少」。”


  “你连这些事都知道啊?”男子有些惊讶,“我记得那些贵族应该会碍于面子而不敢将事外传吧?”接着男子转换了表情,调侃道,“而且你好像也不是那种会追小道消息的人。所以,快承认吧,你是有多关心我?”


  男人皮笑肉不笑,“你以为我愿意知道?还不是那货一直跟我抱怨你又怎么怎么了。是他特别关心你,不是我。顺便,你下次见到人要调侃的话别把我供出去。”


  “你觉得我不说他就不会知道了?”男子笑笑地挑眉,接着无视男人的白眼,严肃地拉回了话题,“总之你别忘了,这些新人都是我带起来的。”


  男人没有回话,不过似乎是开始认真考虑了起来,毕竟认识男子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在战术指导上很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男人问,“除了你和我,其他都是新人吗?”


  “不是,可能还会有两三个在联盟混过几年的人加入吧。其中一个是肯定会来的,你也知道是谁我就不说了。剩下的那两个我估计也是会答应的。”


  “这么有自信?”男人上下看了他两眼。


  男子耸耸肩,“因为是我嘛。战绩和实力都摆在那,有什么会比这还要更有说服力?”


  “然而还是被联盟踢了出来?”


  男子嘴角抽了抽,“这样挤兑我有意思吗?”


  男人勾着嘴角哼笑,显然是在告诉对方的确很有意思,而且他也挤兑得很爽,“说了这么久我也必须提醒你。”男人举起右手在对方面前晃了晃,“我这只手你也知道支撑不了多久。一个小时还可以,再长就有些勉强了。”


  “跟我估计得没差上多少。”男子看了对方的手一眼,“不过这都不是问题,我可以为你拟出一小时内的作战方案,剩下的我们其他人来完成就行。”


  “如果你觉得这样可以我是无所谓。”男人点头,接着直视对方,“那让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吧。”


  “好啊,你问。”男子摆出一个接受任何询问的架式。


  男人撑着下巴,严肃地看了男子许久,久到男子的表情和站姿微变跟着严肃了起来的时候,才冷笑道,“这些事联盟不管你管个屁啊!你这是闲得发慌没处使力吧!”


  男子嘴角又抽了下,恢复了那闲散的姿态,将手肘撑在吧台上,撑着脸咬着菸吸了一口,吐出,“还以为你要问什么正经事呢......还有谁说联盟不管的?”男子把菸拿下夹在手指间,一脸无辜地比了比自己,“我就是联盟派来管的啊。”


  男人勾起嘴角,“所以一切都是联盟自导自演?”


  “喂!你别每一句都想打探消息好不!”男子不满,“你先说来不来,我再告诉你详细情况!”


  “我懂了。”男人并未理会男子的不满,一脸了然,“因为这事牵扯到了很多贵族,联盟不好在明面上直接插手,于是联盟和你达成了某种协议,找了个合适的时机把你给踢了出去,好让你在外头建立一个可以反抗的队伍,再杀回联盟把那些「扰乱份子」给铲除干净?”


  男人用的虽是疑问句,但说出来的话跟肯定句没什么两样。


  “不是!”男子大力否认。


  男人好整以暇挑着眉看他。


  男子郁闷地抽着菸,接着把菸捻熄,然后放弃般无奈道,“好啦,差不多是你说的那样,所以你到底来不来?”


  男人还是自顾自地继续问着话,“他们也太信任你了?”


  “就说了因为我很强嘛。”


  “......”


  “......别这样看我!我跟你说就是了!”男子叹了口气,思考了一下,“联盟必须信任我,是因为他们最大股东的决策就是这样。”


  “最大股东。”


  “嗯,这个你想一想大概也就明白了。我跟那个最大股东是有一点关系的。”


  “喔,仇人?”


  男子翻了个白眼,“不是!”


  “仇人把对方送战场,我的推测很合理啊。”虽是这么说,男人也没纠结在那,“亲戚朋友?”


  “不是。”


  “不会是家人吧?”


  “就是。”


  男人皱了下眉,“可是姓氏?”


  “这个......联盟那用的是我妈的姓。”


  “喔。”男人想了一会儿,接着脸色微变,“这么说的话......我好像突然想到了一件很可怕的事。”


  “你可以说说看。”


  “你是半血。”


  “嗯。”


  “人类那有一个位居高层的跟你的姓氏是相同的......该不会?”


  男子点头,“嗯,就是你想的那样,那也是我家的。我是半血嘛,人类和吸血鬼的结合,不意外。”


  “......靠。”男人表情变得复杂了起来,“都是贵族世家,以人类和吸血鬼的仇恨来说能走到一起也算是奇葩了。这样说来,你以前是怎么沦落到那种境地的?还需要靠打工养活自己?”


  “这个嘛......”男子一脸高深莫测,“因为我离家出走啊。”


  “......果然有什么样的奇葩父母,就有什么样的奇葩小孩!你不好好待在家过活,没事跑出来祸害别人干什么!”


  男子呵呵呵地笑,假装没听到,“总之现在人类和吸血鬼正处在紧张时刻,要是这些事外传了很容易引起民众的误会。像是什么人类高层与吸血鬼同流合污、帮助吸血鬼杀人......要不就是吸血鬼偕同人类杀害我族等等等等,接着引发暴乱,那就难收拾了。”


  男人也不在乎对方回不回话,自顾自地下了结论,“所以说高层们商量了一下,认为一个不是人类也不是吸血鬼的「种族」来插手是最好的选择。”  


  “没错。”男子点头,接着露出了促狭的笑,“所以你要知道,我建立起的这个新队伍,除了你这个狼人外,还有很多其他有趣的种族。而且,恰好,都不是纯血呢。”


  “我是例外吗?”


  “你是狼人嘛。狼人狼人,狼跟人,也算是一半一半吧。”男子说得头头是道。


  男人无语了几秒,再度叹了口气,“果然跟你扯上关系都很麻烦。”接着盯着男子的脸看了又看,最后喃喃道,“虽说也是挺有趣的,而且我也看不惯那些仗着好玩或武力高强就去滥杀无辜的那些人。”


  男子哈哈笑了起来,“那么,英雄,要来为所有族类和平共存的未来而努力吗?”


  “我对这种平淡的欢乐世界抱有一定怀疑度。”


  男子耸肩,“只要有思想的生物存活在这世上本来就很难达成这样的结果,所以千百年来才会有不少人相继发起革命致力于这样的生活,又因为未果,也才会把这当成是最终的理想世界。不过为了这样的理想而努力,就算不能真正达成这样的结果,却能降低种族敌视、减少伤害,不也挺好的吗?”


  男人翻了个白眼,“行了,你不用再说这些漂亮话了,反正你也早知道我会答应你的。”男人伸出手,把卡按在吧台上,弹指将卡滑向对方,道,“送你的整顿基金,这里也该整修一下了。”


  男子按住卡,夹在指尖里笑着晃了晃,“就说让你悠着点了,不然现在就没你耍帅的机会了。”


  男人不置可否地哼笑,懒得辩驳。


  男子拿起刚擦过的酒杯,开了瓶酒,倒满了一杯。想了一会儿,又往另一个杯里倒了一点,只有三分之一。男子将满的那杯推到对方面前,“总之,恭喜入伙!”


  两人拿起酒杯碰了碰,清脆的声响映衬着外头的风雨格外清晰。


  为即将拉开的序幕,一饮而下。




  FIN




  然后两个酒量浅的喝完后一起醉倒在吧台(x

评论

热度(51)

  1. ID尚未命名瞎等 转载了此文字